返回主頁

《三十六計》36計

三十六計(三十六策),是南北朝時南朝宋國著名武將「檀道濟」所著的一本兵法書,內容包括中國古代著名的三十六條兵法計策。三十六計中,每六計成一套,第一套為『勝戰計』,第二套為『敵戰計』,第三套為『攻戰計』,第四套為『混戰計』,第五套為『並戰計』,第六套為『敗戰計』。

勝戰計(一)


第一計:瞞天過海

備周則意怠,常見則不疑,陰在陽之內,不在陽之外。太陽,太陰。

【解說】「天」指的是皇帝,因為古時候是稱皇帝做「天子」的。原意為瞞著皇帝,讓他平穩渡海。「瞞天過海」用在兵法上,就是把祕密之計隱藏在公開的行動中,以達到出奇不意的效果。
【按語】陰謀作為,不能背於秘處行之。夜半行竊,僻巷殺人,愚俗之行,非謀士之所為也。
【釋義】這一計的兵法運用﹐常常是著眼於人們在觀察處理世事中﹐由于對某些事情的習見不疑而自覺不自覺地產生了疏漏和松懈﹐故能乘虛而示假隱真﹐掩蓋某種軍事行動﹐把握時機﹐出奇制勝。三國時代諸葛亮五出祁山時,因軍中缺糧,只得以瞞天過海之計裝神退敵,使魏兵誤以為真有鬼神而不顧防守麥田,瞞天過海是兵法中以假示真策略,製造令人堅信不疑的假象隱瞞自己真正意圖。

第二計:圍魏救趙

共敵不如分敵,敵陽不如敵陰。

【解說】攻打正面強大集中的敵人,不如退到敵人虛弱的後方;然後利用敵人的精銳正在攻打別的國家,並且兩軍相持不下時,趁機攻佔敵方的本土,迫使敵人退兵或分兵;然後尋找機會,消滅敵人。
【按語】治兵如治水,銳者避其鋒,如導疏;弱者塞其虛,如築堰。故當齊救趙時,孫子謂田忌曰:「夫解雜亂糾紛者不控拳,救鬥者,不搏擊,批亢搗虛,形格勢禁,則自為解耳。」
【釋義】周瑜屢向劉備索回荊州未果,周瑜便定計,以幫劉備攻打西川之名,行實際進兵荊州之計,周瑜告知劉備屆時請出城接應錢糧和勞軍,實欲活捉劉備直取荊州。

第三計:借刀殺人

敵已明,友未定。引友殺敵,不自出力。以損推演。

【解說】借助別人力量去消滅自己的敵人,以達到保全自己的目的。這個計謀經常被使用與演義,歷史上有很多與這個成語相關的故事和典故。即使在今天,很多非常吸引人的,高潮迭起的電影也是貫穿着這樣的情節。
【按語】敵象已露,而另一勢力更張,將有所為,便應借此力以毀敵人。如:鄭桓公將欲襲鄶,先向鄶之豪傑、良臣、辨智、果敢之士,盡書姓名,擇鄶之良田賂之,為官爵之名而書之,因為設壇場郭門之處而埋之,釁之以雞豭,若盟狀。鄶君以為內難也,而盡殺其良臣。桓公襲鄶,遂取之。諸葛亮之和吳拒魏,及關羽圍樊、襄,曹欲徙都,懿及蔣濟說曹曰:「劉備、孫權外親內疏,關羽得志,權心不願也。可遣人躡其後,許割江南以封權,則樊圍自釋。」曹從之,羽遂見擒。
【釋義】是為了保存自己的實力而巧妙地利用矛盾的謀略。當敵方動向已明﹐就千方百計誘導態度暖昧的友方迅速出兵攻擊敵方﹐自己的主力即可避免遭受損失。三國時代劉備深知呂布神勇過人,若讓曹操和呂布合作,將會威脅劉備未來的發展,因而用此計殺了呂布。

第四計:以逸待勞

困敵之勢,不以戰﹔損剛益柔。

【解說】這個計策說明當強敵當前,不一定只用直接進攻的方法,而是積極防御,慢慢消耗敵人的有生力量,使敵人由強變弱,再等待時機,一舉消滅敵人。
【按語】此即致敵之法也。兵書云:「凡先處戰地而待敵者佚,後處戰地而趨戰者勞。故善戰者,致人而不致於人。」兵書論敵,此為論勢,則其旨非擇地以待敵,而在以簡馭繁,以不變應變,以小變應大變,以不動應動,以小動應大動,以樞應環也。管仲寓軍令於內政,實而備之;孫臏於馬陵道伏擊龐涓;李牧守雁門,久而不戰,而實備之,戰而大破匈奴。
【釋義】三國時﹐吳國殺了關羽﹐劉備怒不可遏﹐親自率領七十萬大軍伐吳。蜀軍從長江上游順流進擊﹐居高臨下﹐勢如破竹。舉兵東下﹐連勝十余陣﹐銳氣正盛﹐直至彝陵﹐哮亭一帶﹐深入吳國腹地五六百裡。孫權命青年將領陸遜為大都督﹐率五萬人迎戰。陸遜深諳兵法﹐正確地分析了形勢﹐認為劉備銳氣始盛﹐並且居高臨下﹐吳軍難以進攻。于是決定實行戰略退卻﹐以觀其變。吳軍完全撤出山地﹐這樣﹐蜀軍在五六百裡的山地一帶難以展開﹐反而處于被動地位﹐欲戰不能﹐兵疲意阻。相持半年﹐蜀軍斗志松懈。陸遜看到蜀軍戰線綿延數百裡﹐首尾難顧﹐在山林安營扎寨﹐犯了兵家之忌。時機成熟﹐陸遜下令全面反攻﹐打得蜀軍措手不及。陸遜─把火﹐燒毀蜀軍七百裡連營﹐蜀軍大亂﹐傷亡慘重﹐慌忙撤退。陸遜創造了戰爭史上以少勝多﹑後發制人的著名戰例。「軍事以近代遠,以逸代勞」。處理某些事效率愈快愈好,某些事則要沉著冷靜,才不致亂了方寸而一敗塗地。孔明北伐時,司馬懿自知不敵,所以就是用這一招,掛一免戰牌在軍營外,以期蜀軍糧草一斷,就自然退兵。

第五計:趁火打劫

敵害之大,就勢取利。剛決柔也。

【解說】當敵方遇到困境,面臨麻煩時,我方就要乘此機會進兵出擊,從而制服對手。也是偷襲的一種,「趁火打劫」也可以用作成語,常常用來形容趁人之危,大撈便宜。
【按語】敵害在內,則劫其地;敵害在外,則劫其民;內外交害,則劫其國。如:越王乘吳國內蟹稻不遺種而謀攻之,後卒乘吳北會諸侯於黃池之際,國內空虛,因而搗之,大獲全勝。
【釋義】春秋時期﹐吳國和越國相互爭霸﹐戰事頻繁。經過長期戰爭﹐越國終因不敵吳國﹐只得俯首稱臣。越王勾踐被扣在吳國﹐失去行動自由。勾踐立志復國﹐十年生聚﹐十年教訓﹐臥薪嘗膽。表面上對吳王夫差百般逢迎﹐終于騙得夫差的信任﹐被放回越國。因國之後﹐勾踐依然臣服吳國﹐年年進獻財寶﹐麻痺夫差。而在國內則採取了一系列富國強兵的措施。越國幾年後實力大大加強﹐人丁興旺﹐物資豐足﹐人心穩定。吳王夫差卻被勝利沖昏了頭腦﹐被勾踐的假象迷惑﹐不把越國放在眼裡。他驕縱凶殘﹐拒絕納諫﹐殺了一代名將忠臣伍子胥﹐重用奸臣﹐堵塞言路。生活淫靡奢侈﹐大興土木﹐搞得民窮財盡﹒公元前473年﹐吳國顆粒難收﹐民怨沸騰。越正勾踐選中吳王夫差北上和中原諸侯在黃池會盟的時機﹐大舉進兵吳國﹐吳國國內空虛﹐無力還擊﹐很快就被越國擊破滅亡。勾踐的勝利﹐正是乘敵之危﹐就勢取勝的典型戰例。

第六計:聲東擊西

敵志亂萃,不虞,坤下兌上之象。利其不自主而取之。

【解說】此計在戰爭中的運用十分廣泛。顧名思義,聲音在東面,而打擊在西面。我軍的行動時東時西,或攻或守,飄忽不定,引誘敵人做出錯誤判斷,不能自控,我則抓住敵人這一混亂局面,出其不意地進攻,一舉取得勝利。
【按語】西漢,七國反,周亞夫堅壁不戰。吳兵奔壁之東南陬,亞夫便備西北;已而吳王精兵果攻西北,遂不得入。此敵志不亂,能自主也。漢末,朱雋圍黃巾於宛,張圍結壘,起土山以臨城內,鳴鼓攻其西南,黃巾悉眾赴之;雋自將精兵五千,掩其東北,遂乘虛而入。此敵志亂萃,不虞也。然則聲東擊西之策,須視敵志亂否為定。亂,則勝;不亂,將自取敗亡,險策也。
【釋義】聲東擊西﹐是忽東忽西﹐即打即離﹐制造假象﹐引誘敵人作出錯誤判斷﹐然後乘機殲敵的策略。為使敵方的指揮發生混亂﹐必須採用靈活機動的行動﹐本不打算進攻甲地﹐卻佯裝進攻﹔本來決定進攻乙地﹐卻不顯出任何進攻的跡象。似可為而不為﹐似不可為而為之﹐敵方就無法推知己方意圖﹐被假象迷惑﹐作出錯誤判斷。東漢時期﹐班超出使西域﹐目的是團結西域諸國共同對抗匈奴。為了使西域諸國便於共同對抗匈奴﹐必須先打通南北通道。地處大漠西緣的莎車國﹐煽動周邊小國﹐歸附匈奴﹐反對漢朝。班超決定首先平定莎車。莎車國王北向龜茲求援﹐龜茲王親率五萬人馬﹐援救莎車。班超聯合于闐等國﹐兵力只有二萬五千人﹐敵眾我寡﹐難以力克﹐必須智取。司馬昭以此計大敗蜀軍,司馬昭命各州積極製造戰船,表面上看似進攻東吳暗地裡卻派鐘會、鄧艾集結大軍秘密做進攻西蜀的準備,不久果然直搗蜀漢大敗蜀軍。

敵戰計(二)


第七計:無中生有

誑也,非誑也,實其所誑也。少陰,太陰,太陽。

【解說】「無中生有」這個成語的字面意思是把沒有的說成有的,意為胡說八道,是個貶義詞。此計用在軍事上的則非貶義,是指:先通過假的、虛的行動,使敵人放鬆警惕,受到迷惑,然後我方再利用這一有利的時機,迅速採取真的、實的行動,以迅猛的速度,攻擊敵人,從而將其擊潰。這個計的關鍵就在於真假變化,虛實結合,讓敵人捉摸不透。
【按語】無而示有,誑也。誑不可久而易覺,故無不可以終無。無中生有,則由誑而真,由虛而實矣,無不可以敗敵,生有則敗敵矣,如:令狐潮圍雍丘,張巡縛嵩為人千餘,披黑夜,夜縋城下,潮兵爭射之,得箭數十萬。其後復夜縋人,潮兵笑,不設備,乃以死士五百砍潮營,焚壘幕,追奔十餘里。
【釋義】此計的關鍵在于真假要有變化﹐虛實必須結合﹐一假到底﹐易被敵人發覺﹐難以制敵。先假後真﹐先虛後實﹐無中必須生有。指揮者必須抓住敵人已被迷惑的有利時機﹐以出奇制勝的速度﹐攻擊敵方﹐等敵人頭腦還來不及清醒時﹐即被擊潰。

第八計:暗渡陳倉

示之以動,利其靜而有主,益動而巽。

【解說】就是以虛似的正面攻擊來迷惑敵人,當敵人集結力量固守時,又悄悄派出部隊迂迴到敵人後方,乘虛而入,使敵人措手不及而失敗。「暗渡陳倉」後來成為成語,指利用以明顯、不相干的行動,吸引對方的注意,再暗自採取其他行動,以達成目的。
【按語】奇出於正,無正不能出奇。不明修棧道,則不能暗渡陳倉。昔鄧艾屯白水之北;姜維遙廖化屯白水之南,而結營焉。艾謂諸將日:「維令卒還,吾軍少,法當來渡,而不作橋,此維使化持我﹒令不得還。必自東襲取洮城矣。」艾即夜潛軍,徑到洮城。維果來渡。而艾先至,據城,得以不破。此則是姜維不善用暗渡陳倉之計;而鄧艾察知其聲東擊西之謀也。
【釋義】我軍採取正面佯攻﹐當敵軍被我牽刺而集結固守時﹐再悄悄派出一支部隊迂回到敵後﹐乘虛而入﹐進行決定性的突襲。暗渡陳倉是一種障眼法,現代人用來比喻男女偷情,商場上則抬面上掩飾抬面下。

第九計:隔岸觀火

陽乖序亂,陰以待逆。暴戾怒睢,其勢自斃。順從動豫,豫以順動。

【解說】就是在敵人內部有矛盾時,我們不必急於進攻,而是安靜地等待敵人內鬨,讓他們互相仇恨,互相爭鬥,最後自取滅亡,這樣我方不用一兵一卒,就可以達到預期效果。這就是豫卦的原理:能夠順應實際而行動,就會得到好的結果。
【按語】乖氣浮張,逼則受擊,退則遠之,則亂自起。昔袁尚、袁熙奔遼東,眾尚有數千騎。初,遼東太守公孫康,恃遠不服。及曹操破烏丸,或說曹遂征之,尚兄弟可擒也。操曰:「吾方使斬送尚、熙首來,不煩兵矣。」九月,操引兵自柳城還,康即斬尚、熙,傳其首。諸將問其故,澡日:「彼素畏尚等,吾急之,則並力;緩之,則相圖,其勢然也。」或曰:此兵書火攻之道也,按兵書《火攻篇》前段言火攻之法,後段言慎動之理,與隔岸觀火之意,亦相吻合。
【釋義】東漢末年﹐袁紹兵敗身亡﹐幾個兒子為爭奪權力互相爭斗﹐曹操決定擊敗袁氏兄弟。袁尚﹑袁熙兄弟投奔烏桓﹐曹操向烏桓進兵﹐擊敗烏既﹐袁氏兄弟又去投奔遼東太守公孫康。曹營諸將向曹操進君﹐要一鼓作氣﹐平服遼東﹐捉拿二袁。曹操哈哈大笑說﹐你等勿動﹐公孫康自會將二袁的頭送上門來的。于是下令班師﹐轉回許昌﹐靜觀遼東局勢。公孫康聽說二袁歸降﹐心有疑慮。袁家父子一向都有奪取遼東的野心﹐現在二袁兵敗﹐如喪家之犬﹐無處存身﹐投奔遼東實為迫不得已。公孫康如收留二袁﹐必有後患﹐再者﹐收容二袁﹐肯定得罪勢力強大的曹操。但他又考慮﹐如果曹操進攻遼東﹐只得收留二袁﹐共同抵御曹操。當他探聽到曹操已經轉回許昌﹐並無進攻遼東之意時﹐認為收容二袁有害無益。于是預設伏兵﹐召見二袁﹐一舉擒拿﹐割下首級﹐派人送到曹操營中。曹操笑著對眾將說﹐公孫康向來俱怕袁氏吞並他﹐二袁上門﹐必定猜疑﹐如果我們急于用兵﹐反會促成他們合力抗拒。我們退兵﹐他們肯定會自相火並。

第十計:笑裡藏刀

信而安之,陰以圖之,備而後動,勿使有變,剛中柔外也。

【解說】表面裝出十分友好、充滿誠意的樣子,使對方信以為真,放鬆警愓,但實際上卻暗中策劃,積極準備,一有機會就立刻行動,使對方措手不及。這就是暗藏殺機、外事和好的謀略。
【按語】兵書云:「辭卑而益備者,進也;……無約而請和者,謀也。」故凡敵人之巧言令色,皆殺機之外露也。宋曹瑋知渭州,號令明肅,西夏人憚之。一日瑋方對客奕棋,會有叛誇數千,亡奔夏境。堠騎(騎馬的探子)報至,諸將相顧失色,公言笑如平時。徐謂騎日:「吾命也,汝勿顯言。」西夏人聞之,以為襲己,盡殺之。此臨機應變之用也。若勾踐之事夫差,則意使其久而安之矣。
【釋義】三國時期﹐由于荊州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成為兵家必爭之地。公元217年﹐魯肅病死。孫﹑劉聯合抗曹的蜜月已經結束。當時關羽鎮守荊州﹐孫權久存奪取荊州之心﹐只是時機尚未成熟。不久以後﹐關羽發兵進攻曹操控制的樊城﹐怕有後患﹐留下重兵駐守公安﹑南郡﹐保衛荊州。孫權手下大將呂蒙認為奪取荊州的時機已到﹐但因有病在身﹐就建議孫權派當時毫無名氣青年將領陸遜接替他的位置﹐駐守陸口。陸遜上任﹐並不顯山露水﹐定下了與關羽假和好﹑真備戰的策略。他給關羽寫去一信﹐信中極力誇耀關羽﹐稱關羽功高威重﹐可與晉文公﹑韓信齊名。自稱─介書生﹐年紀太輕﹐難擔大任﹐要關羽多加指教。關羽為人﹐驕做自負﹐目中無人﹐讀罷陸遜的信﹐仰天大笑﹐說道﹕「無慮江東矣。」馬上從防守荊州的守軍中調出大部人馬﹐一心一意攻打樊城。陸遜又暗地派人向曹操通風報信﹐約定雙方一起行動﹐夾擊關羽。孫權認定奪取荊州的時機已經成熟﹐派呂蒙為先鋒﹐向荊州進發。呂蒙將精銳部隊埋伏在改裝成商船的戰艦內﹐日夜兼程﹐突然襲擊﹐攻下南部。關羽得訊﹐急忙回師﹐但為時已晚﹐孫權大軍已佔領荊州。關羽只得敗走麥城。

第十一計:李代桃僵

勢必有損,損陰以益陽。

【解說】當戰局發展必然會有損失時,要捨得局部的損失,以換取全局的勝利,即所謂「棄車保帥」。
【按語】我敵之情,各有長短。戰爭之事,難得全勝,而勝負之訣,即在長短之相較,乃有以短勝長之秘訣。如以下駟敵上駟,以上駟敵中駟,以中駟敵下駟之類:則誠兵家獨具之詭謀,非常理之可測也。
【釋義】戰國後期﹐越國北部經常受到匈奴蟾襤國及東胡﹑林胡等部騷擾﹐邊境不寧。趙王派大將李牧鎮守北部門戶雁門。李牧上任後﹐日日殺牛宰羊﹐犒賞將士﹐只許堅壁自守﹐不許與敵交鋒。匈奴摸不消底細﹐也不敢貿然進犯。李牧加緊訓練部隊﹐養精蓄銳﹐幾年後﹐兵強馬壯﹐士氣高昂。公元前250年﹐李牧准備出擊匈奴。他派少數士兵保護邊寨百姓出去放牧。匈奴人見狀﹐派出小股騎兵前去劫掠﹐李牧的士兵與敵騎交手﹐假裝敗退﹐丟下一些人和牲畜。匈奴人佔得便宜﹐得勝而歸。匈奴單于心想﹐李牧從來不敢出城征戰﹐果然是一個不堪一擊的膽小之徒。于是親率大軍直逼雁門。李牧已料到驕兵之計已經奏效﹐于是嚴陣以待﹐兵分三路﹐給匈奴單于准備了一個大口袋。匈奴軍輕敵冒進﹐被李牧分割幾處﹐逐個圍殲。單于兵敗﹐落荒而逃﹐蟾襤國滅亡。李牧用小小的損失﹐換得了全局的勝利。

第十二計:順手牽羊

微隙在所必乘,微利在所勿得。少陰,少陽。

【解說】及時利用敵人的失誤,抓住一切有利的機會來擴大戰果,發展勝利。
【按語】大軍動處,其隙甚多,乘間取利,不必以勝。勝固可用,敗亦可用。
【釋義】這一計是看準敵方在移動中出現的漏洞﹐抓住薄弱點﹐乘虛而入獲取勝利的謀略。古人雲﹕「善戰者﹐見利不失﹐遇時不疑。」意思是要捕捉戰機﹐乘隙爭利﹐當然﹐小利是否應該必得﹐這要考慮全局﹐只要不會「因小失大」﹐小勝的機會也不應該放過。

攻戰計(三)


第十三計:打草驚蛇

疑以叩實,察而後勤。覆者,陰之媒也。

【解說】提醒我們對於有懷疑的事要了解清楚,反覆偵察,是發現暗藏敵人的條件,等明瞭以後再行動,否則會一敗塗地。
【按語】敵力不露,陰謀深沉,未可輕進,應遍揮其鋒。兵書云:「軍旁有險阻、潢井、葭葦、山林、翳薈者,必謹復索之,此伏奸所藏也。」
【釋義】李自成起義部隊逐步壯大﹐所向披靡﹐公元1642年﹐圍困明朝都城開封。崇禎連忙調集各路兵馬﹐援救開封。李自成部已完成了對開封的包圍部署。敵人二十五萬兵馬和一萬輛炮車增援開封﹐集中在離開封西南四十五裡的朱仙鎮。李自成為了不讓援軍與開封守敵合為一股﹐在開封和朱仙鎮分別布置了兩個包圍圈﹐把敵軍分割開來。又在南方交通線上挖一條長達百裡﹑寬為一丈六尺的大壕溝﹐一斷敵軍糧道﹐二斷敵軍退路。敵軍各路兵馬﹐貌合神離﹐心懷鬼胎﹐互不買帳。李自成兵分兩路﹐一路突襲朱仙鎮南部的虎大威的部隊﹐造成「打草驚蛇」的作用﹐一路牽制力量最強的左良玉部隊。擊潰虎大威部後﹐左良玉果然因被圍困得難以脫身﹐人馬損失過半﹐拼命往西南突圍。李自成故意放開一條路﹐讓敗軍潰逃。哪知﹐左良玉退了幾十裡地又遇截擊﹐面臨李自成挖好的大壕溝﹐馬過不去﹐士兵只得棄馬渡溝﹐倉皇逃命。這時等在此地的伏兵迅速出擊﹐敵軍人仰馬翻﹐屍填溝塹﹐全軍覆沒。

第十四計:借屍還魂

有用者,不可借。不能用者,求借。借不能用者而用之,匪我求蒙童,蒙童求我。

【解說】原意是說已經消亡的、不存在的東西,又借助某種形式得以復活。作為一個軍事計謀,則是說要善於抓住一切機會,甚至看上去是毫無用處的東西也可加以利用,爭取主動,擴大成果。
【按語】換代之際,紛立亡國之後者,固借尸還魂之意也。凡一切寄兵權於人,而代其攻守者,皆此用也。
【釋義】此計用在軍事上﹐是指利用﹑支配那些沒有作為的勢力來達到我方目的,的策略。戰爭中往往有這類情況﹐對雙方都有用的勢力﹐往往難以駕馭﹐很難加以利用。而沒有什麼作為的勢力﹐往往要尋求靠山。這個時候﹐利用和控制這部分勢力﹐往往可以達到敢勝的目的。

第十五計:調虎離山

待天以困之,用人以誘之,往蹇來返。

【解說】等到自然條件對敵方不利時再去圍困它,用人為的假象去誘騙它;若向前進攻有危險,那就想辦法讓敵人反過來攻我。
【按語】兵書曰:「下政攻城」。若攻堅,則自取敗亡矣。敵既得地利,則不可爭其地。且敵有主而勢大:有主,則非利不來趨;勢大,則非天人合用,不能勝。漢末,羌率眾數千,遮虞詡於隊倉崤谷。詡即停軍不進,而宣言上書請兵,須到乃發。羌聞之,乃分抄旁縣。翔因其兵散,日夜進道,兼行百餘里,令軍士各作兩灶,日倍增之,羌不敢逼,遂大破之。兵到乃發者,利誘之也;日夜兼進者,用天時以困之也;倍增其灶者,惑之以人事也。
【釋義】東漢未期﹐北邊羌人叛亂。朝廷派虞詡平定叛亂﹐虞詡的部隊在陳倉崤谷一帶受到羌人阻截。這時﹐羌人士氣正旺﹐又佔據有利地勢﹐虞詡不能強攻﹐又不能繞道﹐真是進退兩難。虞詡決定騙羌人離開堅固的據點﹐他命令部隊停止前進﹐就地扎營。對外散布行軍受阻﹐向朝延請派增援部隊。羌人見虞詡已停止前進﹐等待增援部隊﹐就放松了戒備﹐紛紛離開據點﹐到附近劫掠財物去了。虞詡見敵人離開了據點﹐下令部隊急行軍﹐日夜兼程﹐每日超過百裡﹐通過山谷。他命令在急行軍時﹐沿途增加灶的數量﹐今日增灶﹐明日增灶﹐敵人誤以為朝廷援軍已到﹐自己的力量又已經分散﹐不敢輕易出擊。虞詡順利地通過陳倉崤谷﹐轉入外線作戰﹐羌人在時間和空間上都轉入被動局面﹐不久羌人叛亂被平定。

第十六計:欲擒故縱

逼則反兵;走則減勢。緊隨勿迫,累其氣力,消其斗志,散而後擒,兵不血刃。需,有孚,光。

【解說】逼迫敵人無路可走,它就會反撲;讓它逃跑則可減弱敵人的氣勢;追擊時,跟蹤敵人不要過於逼迫它,以消耗它的體力,瓦解它的鬥志,待敵人士氣沮喪、潰不成軍,再捕捉它,就可以避免流血。按照《易經·需》卦的原理,待敵人心理上完全失敗而信服我,就能贏得光明的戰爭結局。
【按語】所謂縱著,非放之也,隨之,而稍鬆之耳。「窮寇勿追」,亦即此意。蓋不追者,非不隨也,不迫之而已。武侯之七縱七擒,即縱而隨之,故躡輾轉推進,至於不毛之地。武侯之七縱,其意在拓地,在借孟獲以服諸蠻,非兵法也。故論戰,則擒者不可復縱。
【釋義】蜀漢建立之後﹐定下北伐大計。當時西南夷酋長孟獲率十萬大軍侵犯蜀國。諸葛亮為了解決北伐的後顧之懮﹐決定親自率兵先平孟獲。蜀軍主力到達瀘水(今金沙江)附近﹐誘敵出戰﹐事先在山谷中埋下伏兵﹐孟獲被誘入伏擊圈內﹐兵敗被擒。

第十七計:拋磚引玉

類以誘之,擊蒙也。

【解說】使用相類似的事物去迷惑、誘騙敵人,引敵人入圈套,然後乘機擊敗敵人。
【按語】誘敵之法甚多,最妙之法,不在疑似之間,而在類同,以固其惑。以旌旗金鼓誘敵者,疑似也;以老弱糧草誘敵者,則類同也。如:楚伐絞,軍其南門,屈瑕曰:「絞小而輕,輕則寡謀,請勿捍採樵者以誘之。」從之,絞人獲利。明日絞人爭出,驅楚役徙於山中。楚人坐守其北門,而伏諸山下,大敗之,為城下之盟而還。又如孫臏減灶而誘殺龐涓。
【釋義】蜀軍六出祁山,蜀魏對壘司馬懿固守不戰,諸葛亮以流馬騙的魏軍糧萬石,分散營寨讓軍隊屯兵種田示弱,再虛搭窩棚誘敵,險燒死司馬父子三人於上方谷。

第十八計:擒賊擒王

摧其堅,奪其魁。以解其體。龍戰在野,其道窮也。

【解說】摧毀敵人的主力,捉住敵人首領,這樣就能瓦解敵人的整體力量,敵軍一旦失去指揮,就會不戰而潰。其中「龍戰於野,其道窮也」語出《易經.坤》卦。坤,卦名。本卦是同卦相疊(坤下坤上),為純陰之卦。引本卦上六,《象辭》:「龍戰於野,其道窮也。」是說即使強龍爭斗在田野大地之上,也是走入了困頓的絕境。比喻戰鬥中擒賊擒王謀略的威力。
【按語】攻勝則利不勝取。取小遺大,卒之利、將之累、帥之害、攻之虧也。舍勝而不摧堅擒王,是縱虎歸山也。擒王之法,不可圖辨旌旗,而當察其陣中之首動。昔張巡與尹子奇戰,直衝敵營,至子奇麾下,營中大亂,斬賊將五十餘人,殺士卒五千餘人。迎欲射子奇而不識,剡蒿為矢。中者喜謂巡矢盡,走白子奇,乃得其狀,使霽雲射之,中其左目,幾獲之,子奇乃收軍退還。
【釋義】擒賊擒王﹐語出唐代詩人杜甫《前出塞》﹕「挽弓當挽強﹐用箭當用長﹐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民間有「打蛇要打七寸」的說法﹐也是這個意思﹐蛇無頭不行﹐打了蛇頭﹐這條蛇也就完了。此計用于軍事﹐是指打垮敵軍主力﹐擒拿敵軍首領﹐使敵軍徹底瓦解的謀略。擒賊擒王﹐就是捕殺敵軍首領或者摧毀敵人的首腦機關﹐敵方陷于混亂﹐便于徹底擊潰之。指揮員不能滿足于小的勝利﹐要通觀全局﹐擴大戰果﹐以得全勝。如果錯過時機﹐放走了敵軍主力和敵方首領﹐就好比放虎歸山﹐後患無窮。

混戰計(四)


第十九計:釜底抽薪

不敵其力,而消其勢,兌下乾上之象。

【解說】當兩軍對壘時,一方不直接針對敵人的鋒芒與敵人抗衡。而是另想辦法,從根本上削弱敵方的氣勢,這樣就可以以弱勝強。
【按語】水沸者,力也,火之力也,陽中之陽也,銳不可當;薪者,火之魄也,即力之勢也,陰中之陰也,進而無害;故力不可當而勢猶可消。《尉繚子》曰:「氣實則鬥,氣奪則走。」而奪氣之法,則在攻心。昔吳漢為大司馬,有寇夜攻漢營,軍中驚擾,漢堅臥不動,軍中聞漢不動,有傾乃定。乃選精兵反擊,大破之。此即不直當其力而撲消其勢也。宋薛長儒為漢、湖、滑三州通判,駐漢州。州兵數百叛,開營門,謀殺知州、兵馬監押,燒營以為亂。有來告者,知州、監押皆不敢出。長儒挺身徒步,自壞垣入其營中,以福禍語亂卒日:「汝輩皆有父母妻子,何故作此?叛者立於左,脅從者立於右!」於是,不與謀者數百人立於右;獨主謀者十三人突門而出,散於諸村野,尋捕獲。時謂非長儒,則一城塗炭矣!此即攻心奪氣之用也。或日:敵與敵對,搗強敵之虛以敗其將成之功也。
【釋義】釜底抽薪﹐語出北齊魏收《為侯景叛移梁朝文》﹕「抽薪止沸﹐剪草除根。」古人還說﹕「故以湯止沸﹐沸乃不止﹐誠知其本﹐則去火而已矣。」這個比喻很淺顯﹐道理卻說得十分清楚。水燒開了﹐再兌開水進去是不能讓水溫降下來的﹐根本的辦法是把火退掉﹐水溫自然就降下來了。此計用于軍事﹐是指對強故不可用正面作戰取勝﹐而應該避其鋒芒﹐削減敵人的氣勢﹐再乘機取勝的謀略。釜底抽薪的關鍵是關于抓住主要矛盾﹐很多時做﹐一些影響戰爭全局約關鍵點﹐恰恰是敵人的弱點。指揮員要准確判斷﹐抓住時機﹐攻敵之弱點。比如糧草輜重﹐如能乘機奪得﹐敵軍就會不戰自亂。

第廿計:混水摸魚

混水摸魚乘其陰亂,利其弱而無主。隨,以向晦入宴息。

【解說】趁着敵人內部混亂之機,利用它的懵懂沒有主見的弱點使他順從。這是一個自然規律,就像人到了晚上一定要入室休息那樣的自然。
【按語】動蕩之際,數力衝撞,弱者依違無主,散蔽而不察,我隨而取之。《六韜》曰:「三軍數驚,士卒不齊,相恐以敵強,相語以不利,耳目相屬,妖言不止,眾口相惑,不畏法令,不重其將:此弱征也。」是魚,混戰之際,擇此而取之。如:劉備之得荊州,取西川,皆此計也。
【釋義】 混水摸魚﹐原意是在混濁的水中﹐魚暈頭轉向﹐乘機摸魚﹐可以得到意外的好處。此計用于軍事﹐是指當敵人混亂無主時﹐乘機奪取勝利的謀略。在混濁的水中﹐魚兒辨不清方向﹐在復雜的戰爭中﹐弱小的一方經常會動搖不定﹐這裡就有可乘之機。更多的時候﹐這個可乘之機不能只靠等待﹐而應主動去制造這種可乘之機。一方主動去把水攪渾﹐一切情況開始復雜起來﹐然後可借機行事。

第廿一計:金蟬脫殼

存其形,定其勢,友不疑,亂不動,巽而止,蠱。

【解說】蟬在蛻變時,本體脫離皮殼而走,留著蟬蛻還掛在枝頭。此計用於軍事,是指通過偽裝擺脫敵人,以實現我方的戰略目標的謀略。
【按語】共友擊敵,坐觀其勢。尚另有一敵,則須去而存勢。則金蟬脫殼者,非徒走也,蓋為分身之法也。故大軍轉動,而旌旗金鼓,儼然原陣,使敵不敢動,友不生疑,待己摧他敵而返,而友敵始知,或猶且不知。然則金蟬脫殼者,在對敵之際,而抽精銳以襲別陣也。如:諸葛亮卒於軍,司馬懿追焉,姜維令儀反旗鳴鼓,若向懿者,懿退,於是儀結營而去。檀道濟被圍,乃命軍士悉甲,身自(白)服乘輿徐出外圍,魏懼有伏,不敢逼,乃歸。
【釋義】三國時期﹐諸葛亮六出祁山﹐北伐中原﹐但一直未能成功﹐終于在第六次北伐時﹐積勞成疾﹐在五丈原病死于軍中。為了不使蜀軍在退回漢中的路上遭受損失﹐諸葛亮在臨終前向姜維密授退兵之計。姜維遵照諸葛亮的吩咐﹐在諸葛亮死後﹐秘不發喪﹐對外嚴密封鎖消息。他帶著靈柩﹐秘密率部撤退。司馬懿派部隊跟蹤追擊蜀軍。姜維命工匠仿諸葛亮摸樣﹐雕了一個木人﹐羽扇綸巾﹐穩坐車中。並派楊儀率領部分人馬大張旗鼓﹐向魏軍發動進攻。魏軍遠望蜀軍﹐軍容整齊﹐旗鼓大張﹐又見諸葛亮穩坐車中﹐指揮若定﹐不知蜀軍又耍什麼花招﹐不敢輕舉妄動。司馬懿一向知道諸葛亮「詭計多端」﹐又懷疑此次退兵乃是誘敵之計﹐于是命令部隊後撤﹐觀察蜀軍動向。姜維趁司馬懿退兵的大好時機﹐馬上指揮主力部隊﹐迅速安全轉移﹐撤回漢中。等司馬懿得知諸葛亮已死﹐再進兵追擊﹐為時已晚。

第廿二計:關門捉賊

小敵困之,剝,不利有攸往。

【解說】對弱小的敵人要採取四面包圍,這樣就可以全殲敵人。當然,這個計如果運用得好,甚至可以圍殲比自己強大的敵人。
【按語】捉賊而必關門,非恐其逸也,恐其逸而為他人所得也;且逸者不可復追,恐其誘也。賊者,奇兵也,游兵也,所以勞我者也。吳子曰:「今使一死賊,伏於曠野,千人追之,莫不梟視狼顧。何者?恐其暴起而害己也。是以一人投命,足懼千夫。」追賊者,賊有脫逃之機,勢必死鬥;若斷其去路,則成擒矣。故小敵必困之,不能,則放之可也。
【釋義】此計是指對弱小的敵軍要採取四面包圍﹑聚而殲之的謀略。如果讓敵人得以脫逃﹐情況就會十分複雜。窮追不捨﹐一怕它拼命反撲﹐二怕中敵誘兵之計。這裡所說的「賊」﹐是指那些善于偷襲的小部隊﹐它的特點是行動詭秘﹐出沒不定﹐行蹤難測。它的數量不多﹐破壞性很大﹐常會乘我方不備﹐侵擾我軍。所以﹐對這種「賊」﹐不可放其逃跑﹐而要斷他的後路﹐聚而殲之。當然﹐此計運用得好﹐決不只限于「小賊」﹐甚至可以圍殲敵主力部隊。

第廿三計:遠交近攻

形禁勢格,利從近取,害以遠隔,上火下澤。

【解說】當實現軍事目標的企圖,受到地理條件的限制時,先攻取就近的敵人,而對遠隔的敵人取得暫時的聯合。等攻取了近敵之後,再一一擊破遠敵。遠交近攻﹐語出《戰國策‧秦策》中,范睢曰:「王不如遠交而近攻﹐得寸﹐則王之寸﹔得尺﹐亦王之尺也。」
【按語】混戰之局,縱橫捭闔之中,各自取利。遠不可攻,而可以利相結;近者交之,反使變生肘腋。范睢之謀,為地理之定則,其理甚明。
【釋義】這是范睢說服秦王的一句名言。遠交近攻﹐是分化瓦解敵方聯盟﹐各個擊破﹐結交遠離自己的國家而先攻打鄰國的戰略性謀略。當實現軍事目標的企圖受到地理條件的限制難以達到時﹐應先攻取就近的敵人﹒而不能越過近敵去打遠離自己的敵人。為了防止敵方結盟﹐要千方百計去分化敵人﹐各個擊破。消滅了近敵之後﹐“遠交”的國家又成為新的攻擊對象了。“遠交”的目的﹐實際上是為了避免樹敵過多而採用的外交誘騙。

第廿四計:假道伐虢

兩大之間,敵脅以從,我假以勢。困,有言不信。

【解說】「假道」是借路的意思。對於處在敵我兩個強國中的弱國,當敵方逼迫它屈服時,我方立刻出兵援救,借機把軍事力量滲透進去,控制其局面,再乘機發動突然襲擊,就可輕而易舉取得勝利。也可理解作先利用甲做跳板去消滅乙,達到目的後,回過頭來連甲一起消滅掉。
【按語】假地用兵之舉,非巧言可誑,必其勢不受一方之脅從,則將受雙方之夾擊。如此境況之際,敵必迫之以威,我則誑之以不害,利其幸存之心,速得全勢,彼將不能自陣,故不戰而滅之矣。如:晉侯假道於虞以伐虢,晉滅虢,虢公丑奔京師,師還,襲虞滅之。
【釋義】春秋時期﹐晉國想吞並鄰近的兩個小國﹕虞和虢﹐這兩個國家之間關系不錯。晉如襲虞﹐虢會出兵救援﹔晉若攻虢﹐虞也會出兵相助。大臣荀息向晉獻公獻上一計。他說﹐要想攻佔這兩個國家﹐必須要離間他們﹐使他們互不支持。虞國的國君貪得無厭﹐我們正可以投其所好。他建議晉獻公拿出心愛的兩件寶物﹐屈產良馬和垂棘之壁﹐送給虞公。獻公哪裡舍得﹖苟息說﹕大王放心﹐只不過讓他暫時保管罷了﹐等滅了虞國﹐一切不都又回到你的手中了嗎﹖獻公依計而行。虞公得到良馬美璧﹐高興得嘴都合不攏。晉國故意在晉﹑虢邊境制造事端﹐找到了伐虢的借口。晉國要求虞國借道讓晉國伐虢﹐虞公得了晉國的好處﹐只得答應。虞國大臣宮子奇再三勸說虞公﹐這件事辦不得的。虞虢兩國﹐脣齒相依﹐虢國一亡﹐脣亡齒寒﹐晉國是不會放過虞國的。虞公卻說﹐交一個弱朋友去得罪一個強有力的朋友﹐那才是傻瓜呢﹗晉大軍通過虞國道路﹐攻打虢國﹐很快就取得了勝利。班師回國時﹐把劫奪的財產分了許多送給虞公。虞公更是大喜過望。晉軍大將裡克﹐這時裝病﹐稱不能帶兵回國﹐暫時把部隊駐扎在虞國京城附近。虞公毫不懷疑。幾天之後﹐晉獻公親率大軍前去﹐虞公出城相迎。獻公約虞公前去打獵。不一會兒﹐只見京城中起火。虞公趕到城外時﹐京城已被晉軍裡應外合強佔了。就這樣﹐晉國又輕而易舉地滅了虞國。

並戰計(五)


第廿五計:偷樑換柱

頻更其陣,抽其勁旅,待其自敗,而後乘之。曳其輪也。

【解說】暗中抽換敵人的主力,然後乘機控制或吞併敵人。
【按語】陣有縱橫,天衡為樑,地軸為柱。樑柱以精兵為之,故觀其陣,則知精兵之所在。共戰他敵時,頻更其陣,暗中抽換其精兵,或竟代其為樑柱;勢成陣塌,遂兼其兵。並此敵以擊他敵之首策也。
【釋義】偷梁換柱﹐指用偷換的辦法﹐暗中改換事物的本質和內容﹒以達蒙混欺騙的目的。“偷天換日”﹑“偷龍轉鳳”﹑“調包計”﹐都是同樣的意思。在軍事上﹐聯合對敵作戰時﹐反復變動友軍陣線﹐借以調換其兵力﹐等待友軍有機可乘﹑一敗涂地之時﹐將其全部控制。此計歸于第五套“並戰計”中﹐本意是乘友軍作戰不利﹐借機兼並他的主力為己方所用。此計中包含爾虞我詐﹑乘機控制別人的權術﹐所以也往往用于政治謀略和外交謀略。

第廿六計:指桑罵槐

大凌小者,警以誘之。剛中而應,行險而順。

【解說】故意利用某些人的過失,通過對這些人的懲罰,去警誡那些不服從自己指揮的人。
【按語】率數未服者以對敵,若策之不行,而利誘之,又反啟其疑;於是故為自誤,責他人之失,以暗警之。警之者,反誘之也:此蓋以剛險驅之也。或曰:此遣將之法也。
【釋義】此計的比喻意義應從兩方面廣為理解。一是要運用各種政治和外交謀略,「指桑」而「罵槐」﹐施加壓力配合軍事行動。對于弱小的對手﹐可以用警告和利誘的方法﹐不戰而勝。對于比較強大的對手也可以旁敲側擊威懾他。春秋時期﹐齊相管仲為了降服魯國和宋國﹐就是運用此計。他先攻下弱小的遂國﹐魯國畏懼﹐立即謝罪求和﹐宋見齊魯聯盟﹐也只得認輸求和。管仲“敲山震虎”﹐不用大的損失就使魯﹑宋兩國臣服。

第廿七計:假癡不癲

寧偽作不知不為,不偽作假知妄為;靜不露機,雲雷屯也。

【解說】「假癡不癲」,重點在一個「假」字。「假」的意思是偽裝。裝聾作啞,軟弱忍讓,使敵人放鬆警惕。等時機成熟,再出奇不意地向敵人發起進攻,敵人猝不及防,必然失敗。
【按語】假作不知而實知,假作不為而實不可為,或將有所為。司馬懿之假病昏以誅曹爽,受巾幗假請命以老蜀兵,所以成功;姜維九伐中原,明知不可為而妄為之,則似癡矣,所以破滅。兵書曰:「故善戰者之勝也,無智名,無勇功。」當其機未發時,靜屯似癡;若假癲,則不但露機,則亂動而群疑。故假痴者勝,假癲者敗。或日:假痴可以對敵,並可以用兵。宋代,南俗尚鬼。狄青征儂智高時,大兵始出桂林之南,因佯祝曰:「勝負無以為據。」乃取百錢自持,與神約,果大捷,則投此錢盡錢面也。左右諫止,儻不如意,恐沮軍,青不聽。萬眾方聳視,已而揮手一擲,百錢旨面。於是舉兵歡呼,聲震林野,青亦大喜;顧左右,取百丁(釘)來,即隨錢疏密,布地而帖丁(釘)之,加以青紗籠,手自封焉。曰:「俟凱旋,當酬神取錢。」其後平邕州還師,如言取錢,幕府士大夫共祝視,乃兩面錢也。
【釋義】三國時期﹐魏國的魏明帝去世﹐繼位的曹芳年僅八歲﹐朝政由太尉司馬懿和大將軍曹爽共同執掌﹐曹爽是宗親貴冑﹐飛揚拔扈﹐怎能讓異姓的司馬氏分享權力。他用明升暗降的手段剝奪了司馬懿的兵權。司馬懿立過赫赫戰功﹐如今卻大權旁落﹐心中十分怨恨﹐但他看到曹爽現在勢力強大﹐一時恐怕斗他不過。于是﹐司馬懿稱病不再上朝﹐曹爽當然十分高興。他心裡也明白﹐司馬懿是他當權的唯一潛在對手。一次﹐他派親信李勝去司馬家探聽虛實。其實﹐司馬懿看破曹爽的心事﹐早有准備﹐李勝被引到司馬懿的臥室﹐只見司馬懿病容滿面﹐頭發散亂﹐躺在床上﹐由兩名侍女服侍。李勝說﹕「好久沒來拜望﹐不知您病得這麼嚴重。現在我被命為荊州刺史﹐特來向您辭行。」司馬懿假裝聽錯了﹐說道﹕「並州是近境要地﹐一定要抓好防務。」李勝忙說﹕「是荊州﹐不是並州!」司馬懿還是裝作聽不明白。這時﹐兩個侍女給他喂藥﹐他吞得很艱難﹐湯水還從口中流出。他裝作有氣無力地說﹕「我已命在旦夕﹐我死之後﹐請你轉告大將軍﹐一定要多多照顧我的孩子們。」李勝回去向曹爽作了匯報﹐曹爽喜不自勝﹐說道﹕「只要這老頭一死﹐我就沒有什麼好擔心的了。」過了不久﹐公元249年2月15日﹐天子曹芳要去濟陽城北掃墓﹐祭祀祖先。曹爽帶著他的三個兄弟和親信等護駕出行。司馬懿聽到這個消息﹐認為時機已到。馬上調集家將﹐召集過去的老部下﹐迅速佔據了曹氏兵營﹐然後進宮威逼太後﹐歷數曹爽罪過﹐要求廢黜這個奸賊。太後無奈﹐只得同意。司馬懿又派人佔據了武庫。等到曹爽聞訊回城﹐大勢已去。司馬懿以篡逆的罪名﹐誅殺曹爽一家﹐終于獨攬大權﹐曹魏政權實際上已是有名無實。

第廿八計:上屋抽梯

假之以便,唆之使前,斷其援應,陷之死地。遇毒,位不當也。

【解說】故意顯示出有利可圖之點,引誘敵人進入絕境,截斷它的增援或接應部隊,使它全部陷入被包圍的死地。遭遇覆滅的大禍,那是由於貪得無厭。
【按語】唆者,利使之也。利使之而不先為之便,或猶且不行。故抽梯之局,須先置梯,或示之梯。如:慕容垂、姚萇諸人慫秦苻堅侵晉,以乘機自起。
【釋義】後漢末年﹐劉表偏愛少子劉琦﹐不喜歡長子劉琮。劉琮的後母害怕劉琦得勢﹐影響到兒子劉琮的地位﹐非常嫉恨他。劉琦感到自己處在十分危險的環境中﹐多次請教諸葛亮﹐但諸葛亮一直不肯為他出主意。有一天﹐劉琦約諸葛亮到一座高樓上飲酒﹐等二人正坐下飲酒之時﹐劉琦暗中派人拆走了樓梯。劉琦說﹕“今日上不至天﹐下不至地﹐出君之口﹐入琦之耳﹕可以賜教矣”諸葛亮見狀﹐無可奈何﹐便給講一個故事。春秋時期﹐晉獻公的妃子驪姬想謀害晉獻公的兩個兒子﹕申生和重耳。重耳知道驪姬居心險惡﹐只得逃亡國外。申生為人厚道﹐要盡孝心﹐侍奉父王。一日﹐申生派人給父王送去一些好吃的東西﹐驪姬乘機用有毒的食品將太子送來的食品更換了。晉獻公哪裡知道﹐准備去吃﹐驪姬故意說道﹐這膳食從外面送來﹐最好讓人先嘗嘗看。于是命左右侍從嘗一嘗﹐剛剛嘗了一點﹐侍從倒地而死。晉獻公大怒﹐大罵申生不孝﹐陰謀殺父奪位﹐決定要殺申生。申生聞訊﹐也不作申辯﹐自刎身亡。諸葛亮對劉琦說﹕「申生在內而亡﹐重耳在外而安。」劉琦馬上領會了諸葛亮的意圖﹐立即上表請求派往江夏(令湖北武昌西)﹐避開了後母﹐終于免遭陷害。劉琦引誘諸葛亮「上屋」﹐是為了求他指點﹐「抽梯」﹐是斷其後路﹐也就是打消諸葛亮的顧慮。

第廿九計:樹上開花

借局布勢,力小勢大。鴻漸於陸,其羽可用為儀也。

【解說】樹上本來沒有花,但可以借用假花點綴在上面,讓人真假難辨。此計用在軍事上,是指當自己的力量薄弱時,可以借別人的勢力或某種因素,使自己看起來強大,以此虛張聲勢,懾服敵人。
【按語】此樹本無花,而樹則可以有花,剪綵貼之,不細察者不易覺,使花與樹交相輝映,而成玲瓏全局也。此蓋布精兵於友軍之陣,完其勢以威敵也。
【釋義】在戰爭中要善于借助各種因素來為自己壯大聲勢。無人不知張飛是一員猛將﹐而他卻是一個有勇有謀的大將。劉備起兵之初﹐與曹操交戰﹐多次失利。劉表死後﹐劉備在荊州﹐勢孤力弱。這時,曹操領兵南下﹐直達宛城﹐劉備荒忙率荊州軍民退守江陵。由于老百姓跟著撤退的人太多﹐所以撤退的速度非常慢。曹兵追到當陽﹐與劉備的部隊打了一仗﹐劉備敗退﹐他的妻子和兒子都在亂軍中被沖散了。劉備只得狼狽敗退﹐令張飛斷後﹐阻截追兵。張飛只有二三十個騎兵﹐怎敵得過曹操的大隊人馬﹖那張飛臨危不懼﹐臨陣不慌﹐頓時心生一計。他命令所率的二二十名騎兵都到樹林子裡去﹐砍下樹枝﹐綁在馬後﹐然後騎馬在林中飛跑打轉。張飛一人騎著黑馬﹐橫著丈二長矛﹐威風凜凜站在長板坡的橋上。追兵趕到﹐見張飛獨自騎馬橫矛站在橋中﹐好生奇怪﹐又看見橋東樹林裡塵土飛揚。追擊的曹兵馬上停止前進﹐以為樹林之中定有伏兵。張飛只帶二三十名騎兵﹐阻止住了追擊的曹兵﹐讓劉備和荊州軍民順利撤退﹐靠的就是這「樹上開花」計。

第卅計:反客為主

乘隙插足,扼其主機,漸之進也。

【解說】在日常生活中,主人不去招待客人,反而受客人招待。用在軍事上,就是乘支援盟軍的機會,把自己的力量安插進去,然後有計劃地逐步控制盟軍。
【按語】為人驅使者為奴,為人尊處者為客,不能立足者為暫客,能立足者為久客,客久而不能主事者為賤客,能主事則可漸握機要,而為主矣。故反客為主之局:第一步須爭客位;第二步須乘隙;第三步須插足;第四足須握機;第五步乃成功。為主,則並人之軍矣;此漸進之陰謀也。如李淵書尊李密,密卒以敗;漢高視勢未敵項羽之先,卑事項羽,使其見信,而漸以侵其勢,至垓下一役,一舉亡之。
【釋義】唐朝有個叛將﹐名字叫仆固懷恩。他煽動吐蕃和回紇兩國聯合出兵﹐進犯中原。大兵三十萬﹐一路連戰連捷﹐直逼涇陽。涇陽的守將是唐朝著名將軍郭子代﹐他是奉命前來平息叛亂的﹐這時他只有一萬余名精兵。面對漫山遍野的敵人﹐郭子儀知道形勢十分嚴竣。正在這個時候﹐仆固懷恩病死了。吐蕃和回紇就失去了中間的聯繫和協調的人物。雙方都想爭奪指揮權﹐矛盾逐漸激化。兩軍各駐一地﹐互不聯繫往來。吐蕃駐扎東門外﹐回紇駐扎西門外。郭子儀想到何不乘機分化這兩支軍隊﹖他在安史之亂時﹐曾和回紇將領並肩作戰﹐對付安祿山。這種老關系何不利用一下呢﹖他秘密派人前往回紇營中轉達郭子儀想與過去並肩作戰的老友敘敘情誼。回紇都督藥葛羅﹐也是個重視舊情的人。聽說郭子儀就在涇陽﹐十分高興。但是﹐他說﹕「除非郭老令公親自讓我們見到﹐我們才會相信。」郭子儀聽到回報﹐決定親赴回紇營中﹐會見藥葛羅﹐敘敘舊情﹐並乘機說服他們不要和吐蕃聯合反唐。將士們深怕回紇有詐﹐不讓郭子儀前去。郭子儀說﹕「為國家﹐我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我去回紇營中﹐如果能談得成﹐這─仗就打不起來了﹐天下從此太平﹐有什麼不好﹖」他拒絕帶衛隊保衛﹐只帶少數隨從﹐到回紇營去。藥葛羅見真的是郭子儀來了﹐非常高興。設宴招待郭子儀﹐談得十分親熱。酒宿時﹐郭子儀說道﹕「大唐﹑回紇關系很好﹐回紇在平定安史之亂時立了大功﹐大唐也沒有虧待你們呀﹗今天怎麼會和吐蕃聯合進犯大唐呢﹖吐蕃是想利用你們與大唐作戰﹐他們好乘機得利。」藥葛羅憤然說道﹕「老令公說得有理﹐我們是被他們騙了﹗我們願意和大唐一起﹐攻打吐蕃。」雙方馬上立誓聯盟。吐蕃得到報告﹐覺得形勢驟變﹐與己不利﹐他們連夜准備﹐拔寨撤兵。郭子儀與回紇合兵追擊﹐擊敗了吐蕃的十萬大軍。吐蕃大敗﹐很長一段時期﹐邊境無事。

敗戰計(六)


第卅一計:美人計

兵強者,攻其將;將智者,伐其情。將弱兵頹,其勢自萎。利用御寇,順相保也。

【解說】奉送美女或者美男過去,迷惑敵方的君主,令目標人物終日玩樂不理政事,再併以其他計謀對目標人物發動致命一擊,將其滅亡。
【按語】兵強將智,不可以敵,勢必事先。事之以土地,以增其勢,如六國之事秦:策之最下者也。事之以幣帛,以增其富,如宋之事遼金:策之下者也。惟事以美人,以佚其志,以弱其體,以增其下怨。如勾踐以西施重寶取悅夫差,乃可轉敗為勝。
【釋義】話說夫差貪戀女色﹐一天比一天厲害﹐根本不想過問政事。伍于胥力諫無效﹐反被逼自盡。勾踐看在眼裡﹐喜在心中。公元前482年﹐吳國大旱﹐勾踐乘夫差北上會盟之時﹐突出奇兵伐吳﹐吳國終于被越所滅﹐夫差也只能一死了之。漢獻帝九歲登基﹐朝廷由董卓專權。董卓為人陰險﹐濫施殺戮﹐並有謀朝篡位的野心。滿朝文武﹐對董卓又恨又怕。司徒王允﹐十分擔心﹐朝廷出了這樣一個奸賊﹐不除掉他﹐朝廷難保。但董卓勢力強大﹐正面攻擊﹐還無人斗得過他。董卓身旁有一義子﹐名叫呂布﹐驍勇異常﹐忠心保護董卓。王允觀察這「父子」二人﹐狼狽為奸﹐不可一世﹐但有一個共同的弱點﹕皆是好色之徒。何不用「美人計」﹐讓他們互相殘殺﹐以除奸賊﹖王允府中有一歌女﹐名叫貂蟬。這個歌女﹐不但色藝俱佳﹐而且深明大義。王允向貂蟬提出用美人計誅殺董卓的計劃。貂蟬為感激王允對自己的恩德﹐決心犧牲自己﹐為民除害。在一次私人宴會上﹐王允主動提出將自己的「女兒」貂蟬許配給呂布。呂布見這一絕色美人﹐喜不自勝﹐十分感激王允。二人決定選擇吉日完婚。
第二天﹐王允又請董卓到家裡來﹐酒席筵間﹐要貂蟬獻舞。董卓一見﹐饞涎欲滴。王允說﹕「太師如果喜歡﹐我就把這個歌女奉送給太師。」老賊假意推讓一番﹐高興地把貂蟬帶回府中去了。
呂布知道之後大怒﹐當面斥責王允。王允編出一番巧言哄騙呂布。他說﹕「太師要看看自己的兒媳婦﹐我怎敢違命﹗太師說今天是良辰吉日﹐決定帶回府去與將軍成親。」呂布信以為真﹐等待董卓給他辦喜事。過了幾天沒有動靜﹐再一打聽﹐原來董卓已把貂蟬俱為己有。呂布一時也沒了主意。一日董卓上朝﹐忽然不見身後的呂布﹐心生疑慮﹐馬上趕回府中。在後花園鳳儀亭內﹐呂布與貂蟬抱在一起﹐他頓時大怒﹐用戟朝呂布刺去。呂布用手一檔﹐沒能擊中。呂布怒氣沖沖離開太師府。原來﹐呂布與貂蟬私自約會﹐貂蟬按王允之計﹐挑撥他們的父子關系﹐大罵董卓奪了呂布所愛。王允見時機成熟﹐邀呂布到密室商議。王允大罵董賊強佔了女兒﹐奪去了將軍的妻子﹐實在可恨。呂布咬牙切齒﹐說﹕「不是看我們是父子關系﹐我真想宰了他。」
王允忙說﹕「將軍錯了﹐你姓呂﹐他姓董﹐算什麼父子﹖再說﹐他搶佔你的妻子﹐用戟刺殺你﹐哪裡還有什麼父子之情﹖」呂布說﹕「感謝司徒的提醒﹐不殺老賊誓不為人﹗」王允見呂布已下決心﹐他立即假傳聖旨﹐召董卓上朝受禪。董卓耀武揚威﹐進宮受禪。不料呂布突然一戟﹐直穿老賊咽喉。奸賊已除﹐朝庭內外﹐人人拍手稱快。

第卅二計:空城計

兵虛者虛之,疑中生疑;剛柔之際,奇而復奇。

【解說】是屬於一種心理戰術,主要是利用敵人多疑的心理弱點,在兵力空虛時,故意做出不加防守的樣子,使敵人產生疑慮,不敢作進一步的進攻,從而使自己化險為夷。
【按語】虛虛實實,兵無常勢。虛而示虛,諸葛而後,不乏其人。如吐蕃陷瓜州,王君煥死,河西惱懼。以張守圭為瓜州刺史,領餘眾,方復築州城。版干裁立,敵又暴至。略無守御之具。城中相顧失色,莫有鬥志。守圭日:「徒眾我寡,又瘡痍之後,不可以矢石相持,須以權道制之。」乃於城上,置酒作樂,以會將士。敵疑城中有備,不敢攻而退。又如齊祖廷為北徐州刺史,至州,會有陳寇,百姓多反。廷不關城門。守陴者,皆令下城,靜座街巷,禁斷行人雞犬。賊無所見聞,不測所以,或疑人走城空,不設警備。廷復令大叫,鼓噪聒天,賊大驚,頓時走散。
【釋義】此計是一種心理戰術。在己方無力守城的情況下﹐故意向敵人暴露我城內空虛﹐就是所謂「虛者虛之」。敵方產生懷疑﹐更會猶豫不前﹐就是所謂「疑中生疑」。敵人怕城內有埋伏﹐怕陷進埋伏圈內。但這是懸而又懸的「險策」。使用此計的關鍵﹐是要清楚地了解並掌握敵方將帥的心理狀況和性格特征。諸葛亮使用空城計解圍﹐就是他充分地了解司馬懿謹慎多疑的性格特點才敢出此險策。諸葛亮的空城計名聞天下﹐其實﹐早在春秋時期﹐就出現過用空城計的出色戰例。

第卅三計:反間計

疑中之疑,比之自內,不自失也。

【解說】利用間諜傳播假情報,讓自己的敵人之間互相猜疑,而坐收其利(另稱:離間計)。
【按語】間者,使敵自相疑忌也;反間者,因敵之間而間之也。如燕昭王薨,惠王自為太子時,不快於樂毅。田單乃縱反間曰:「樂毅與燕王有隙,畏誅,欲連兵王齊,齊人未附。故且緩攻即墨,以待其事。齊人唯恐他將來,即墨殘矣。」惠王聞之,即使騎劫代將,毅遂奔趙。又如周瑜利用曹操間諜,以間其將;陳平以金縱反間於楚軍,間范增,楚王疑而去之。亦疑中之疑之局也。
【釋義】在疑陣中再布疑陣﹐使敵內部自生矛盾﹐我方就可萬無一失。說得更通俗一些﹐就是巧妙地利用敵人的間諜反過來為我所用。在戰爭中﹐雙方使用間諜是十分常見的。《孫子兵法》就特別強調間諜的作用﹐認為將帥打仗必須事先了解敵方的情況。要准確掌握敵方的情況﹐不可靠鬼神﹐不可靠經驗﹐「必取于人﹐知敵之情者也。」這裡的「人」﹐就是間諜。《孫子兵法》專門有一篇《用間篇》﹐指出有五種間諜﹐利用敵方鄉裡的普通人作間諜﹐叫因間﹔收買敵方官吏作間諜﹐叫內間﹔收買或利用敵方派來的間諜為我所用﹐叫反間﹔故意制造和泄露假情況給敵方間諜﹐叫死間﹔派人去敵方偵察﹐再回來報告情況﹐叫生間。唐代社收解釋反間計特別清楚﹐他說﹕「敵有間來窺我﹐我必先知之﹐或厚賂誘之﹐反為我用﹔或佯為不覺﹐示以偽情而縱之﹐則敵人之間﹐反為我用也。」

第卅四計:苦肉計

人不自害,受害必真。假真真假,間以得行。童蒙之吉,願以巽也。

【解說】「苦肉計」是一種特殊做法的「離間計」。運用這條計,「自害」是真,「他害」是假,以真亂假。己方要做成內部矛盾激化的假像,再派人裝作受迫害,借機打入敵人內部進行間諜活動,以達到操縱敵人、打擊敵人的目的。
【按語】間者,使敵人相疑也;反間者,因敵人之疑,而實其疑也;苦肉計者,蓋假作自間以間人也。凡遣與己有隙者以誘敵人,約為響應,或約為共力者,皆苦肉計之類也。如:鄭武公伐胡而先以女妻胡君,並戮關其思;韓信下齊而驪生遭烹。
【釋義】鄭國武公伐胡﹐竟先將自己的女兒許配給胡國的君主﹐並殺掉了主張伐胡的關其思﹐使胡不防鄭﹐最後鄭國舉兵攻胡﹐一舉殲滅了胡國。漢高祖派驪食其勸齊王降漢﹐使齊王沒有防備漢軍的進攻。韓信果斷地乘機伐齊﹐齊王怒而煮死了驪食其。這類故事都讓我們看到﹐為了勝利﹐花了多大的代價﹗只有看似“違背常理”的自我犧牲﹐才容易達到欺騙敵人的目的。

第卅五計:連環計

將多兵眾,不可以敵,使其自累,以殺其勢。在師中吉,承天寵也。

【解說】是指多計並用,計計相連,一計累敵,一計攻敵,這樣任何強敵,都會攻無不破。但假如連環計中其中一計不成功,對於整套策略的影響很是深遠,甚至會是以失敗為告終。
【按語】龐統使曹操戰艦勾連,而後縱火焚之,使不得脫。則連環計者,其結在使敵自累,而後圖之。蓋一計累敵,一計攻敵,兩計扣用,以摧強勢也。如宋畢再遇嘗引敵與戰,且前且卻,至於數四。視日已晚,乃以香料煮黑豆,布地上。復前搏戰,佯敗走。敵乘勝追逐。其馬已饑,聞豆香,乃就食,鞭之不前。遇率師反攻,遂大勝。皆連環之計也。
【釋義】赤壁大戰時﹐周瑜巧用反間﹐讓曹操誤殺了熟悉水戰的蔡瑁﹑張允﹐又讓龐統向曹操獻上鎖船之計﹐又用苦肉計讓黃蓋詐降。三計連環﹐打得曹操大敗而逃。

第卅六計:走為上

全師避敵。左次無咎,未失常也。

【解說】敵我力量懸殊的情況下,己方採取有計劃的主動撤退,暫時避開敵人鋒頭,保存實力,再尋找機會,以退為進,以弱勝強。 俗語:「三十六計,走為上計」或「三十六著,走為上著」,意指當環境於已利時,設法轉往別處另起爐灶,謀東山再起。
【按語】敵勢全勝,我不能戰,則必降,必和,必走。降則全敗,和則半敗,走則未敗。未敗者,勝之轉機也。如宋畢再遇與金人對壘,度金兵至者日眾,難與爭鋒。一夕拔營去,留旗幟於營,縛生羊懸之,置其前二足於鼓上,羊不堪懸,則足擊鼓有聲。金人不覺為空營,相持數日,乃覺,欲追之,則已遠矣。可謂善走者矣!
【釋義】春秋初期﹐楚國日益強盛﹐楚將子玉率師攻晉。楚國還脅迫陳﹑蔡﹑鄭﹑許四個小國出兵﹐配合楚軍作戰。此時晉文公剛攻下依附楚國的曹國﹐明知晉楚之戰遲早不可避免。子玉率部浩浩蕩蕩向曹國進發﹐晉文公聞訊﹐分析了形勢。他對這次戰爭的勝敗沒有把握﹐楚強晉弱﹐其勢洶洶﹐他決定暫時後退﹐避其鋒芒。對外假意說道﹕「當年我被迫逃亡﹐楚國先君對我以禮相待。我曾與他有約定﹐將來如我返回晉國﹐願意兩國修好。如果迫不得已﹐兩國交兵﹐我定先退避三舍。現在﹐子玉伐我﹐我當實行諾言﹐先退三舍。(古時一舍為三十哩。)」他撤退九十哩﹐已到晉國邊界城濮﹐仗著臨黃河﹐靠太行山﹐足以御敵。他已事先派人往秦國和齊國求助。于玉率部追到城濮﹐晉文公早已嚴陣以待。晉文公已探知楚國左﹑中﹑右三軍﹐以右軍最薄弱﹐右軍前頭為陳﹑蔡士兵﹐他們本是被脅迫而來﹐並無斗志。子玉命令左右軍先進﹐中軍繼之。楚右軍直扑晉軍﹐晉軍忽然又撤退﹐陳﹑蔡軍的將官以為晉軍懼怕﹐又要逃跑﹐就緊追不舍。忽然晉軍中殺出一支軍隊﹐駕車的馬都蒙上老虎皮。陳﹑蔡軍的戰馬以為是真虎﹐嚇得亂蹦亂跳﹐轉頭就跑﹐騎兵哪裡控制得住。楚右軍大敗。晉文公派士兵假扮陳﹑蔡軍士﹐向子玉報捷﹕「右師已勝﹐元帥趕快進兵。」子玉登車一望﹐晉軍後方煙塵蔽天﹐他大笑道﹕「晉軍不堪一擊。」其實﹐這是晉軍誘敵之計﹐他們在馬後綁上樹枝﹐來往奔跑﹐故意弄得煙塵蔽日﹐制造假象。子玉急命左軍並力前進。晉軍上軍故意打著帥旗﹐往後撤退。楚左軍又陷于晉國伏擊圈﹐又遭殲滅。等子玉率中軍趕到﹐晉軍三軍合力﹐已把子玉團團圍住。子玉這才發現﹐右軍﹑左軍都已被殲﹐自己已陷重圍﹐急令突圍。雖然他在猛將成大心的護衛下﹐逃得性命﹐但部隊喪亡慘重﹐只得悻悻回國。這個故事中晉文公的幾次撤退﹐都不是消極逃跑﹐而是主動退卻﹐尋找或製造戰機。所以﹐「走」﹐是上策。

三十六計:口訣詩

為便於人們熟記三十六計,有位學者在三十六計中,每計取一字,依序組成一首詩:

金玉檀公策,藉以擒劫賊,
魚蛇海間笑,羊虎桃桑隔,
樹暗走癡故,釜空苦遠客,
屋樑有美屍,擊魏連伐虢。

全詩除「檀公策」三字和「伐虢」二字為一計外,每字中包含了三十六計中的一計。依次為:

蟬脫殼,拋磚引
刀殺人,逸待勞,賊擒王,趁火打,關門捉
混水摸,打草驚,瞞天過,反計,裏藏刀,
順手牽,調離山,李代僵,指罵槐,岸觀火,
上開花,渡陳倉,為上計,假不癲,欲擒縱,
底抽薪,城計,肉計,交近攻,反為主,
抽梯,偷換柱,無中生人計,借還魂,
聲東西,圍救趙,環計,假道伐虢

相關:孙子兵法
網站:彿音電台 經文讀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