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頁

《華嚴經》第12品(賢首之二)

有勝三昧名安樂,能普救度諸群生,放大光明不思議,令其見者悉調伏。
所放光明名善現,若有眾生遇此光,必令獲益不唐捐,因是得成無上智。
彼先示現於諸佛,示法示僧示正道,亦示佛塔及形像,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明名照曜,映蔽一切諸天光,所有暗障靡不除,普為眾生作饒益。
此光覺悟一切眾,令執燈明供養佛,以燈供養諸佛故,得成世中無上燈。
燃諸油燈及酥燈,亦燃種種諸明炬,眾香妙藥上寶燭,以是供佛獲此光。
又放光明名濟度,此光能覺一切眾,令其普發大誓心,度脫慾海諸群生。
若能普發大誓心,度脫慾海諸群生,則能越度四瀑流,示導無憂解脫城。
於諸行路大水處,造立橋樑及船筏,毀訾有為贊寂靜,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明名滅愛,此光能覺一切眾,令其捨離於五欲,專思解脫妙法味。
若能捨離於五欲,專思解脫妙法味,則能以佛甘露雨,普滅世間諸渴愛。
惠施池井及泉流,專求無上菩提道,毀訾五欲贊禪定,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明名歡喜,此光能覺一切眾,令其愛慕佛菩提,發心願證無師道。
造立如來大悲像,眾相莊嚴坐華座,恆嘆最勝諸功德,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明名愛樂,此光能覺一切眾,令其心樂於諸佛,及以樂法樂眾僧。
若常心樂於諸佛,及以樂法樂眾僧,則在如來眾會中,逮成無上深法忍。
開悟眾生無有量,普使念佛法僧寶,及示發心功德行,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明名福聚,此光能覺一切眾,令行種種無量施,以此願求無上道。
設大施會無遮限,有來求者皆滿足,不令其心有所乏,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明名具智,此光能覺一切眾,令於一法一念中,悉解無量諸法門。
為諸眾生分別法,及以決了真實義,善說法義無虧減,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明名慧燈,此光能覺一切眾,令知眾生性空寂,一切諸法無所有。
演說諸法空無主,如幻如焰水中月,乃至猶如夢影像,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名法自在,此光能覺一切眾,令得無盡陀羅尼,悉持一切諸佛法。
恭敬供養持法者,給侍守護諸賢聖,以種種法施眾生,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明名能捨,此光覺悟慳眾生,令知財寶悉非常,恒樂惠施心無著。
慳心難調而能調,解財如夢如浮雲,增長惠施清淨心,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明名除熱,此光能覺毀禁者,普使受持清淨戒,發心願證無師道。
勸引眾生受持戒,十善業道悉清淨,又令發向菩提心,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明名忍嚴,此光覺悟瞋恚者,令彼除瞋離我慢,常樂忍辱柔和法。
眾生暴惡難可忍,為菩提故心不動,常樂稱揚忍功德,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明名勇猛,此光覺悟懶墮者,令彼常於三寶中,恭敬供養無疲厭。
若彼常於三寶中,恭敬供養無疲厭,則能超出四魔境,速成無上佛菩提。
勸化眾生令進策,常勤供養於三寶,法欲滅時專守護,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明名寂靜,此光能覺亂意者,令其遠離貪恚痴,心不動搖而正定。
捨離一切惡知識,無義談說雜染行,讚歎禪定阿蘭若,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明名慧嚴,此光覺悟愚迷者,令其證諦解緣起,諸根智慧悉通達。
若能證諦解緣起,諸根智慧悉通達,則得日燈三昧法,智慧光明成佛果。
國財及己皆能捨,為菩提故求正法,聞已專勤為眾說,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明名佛慧,此光覺悟諸含識,令見無量無邊佛,各各坐寶蓮華上。
讚佛威德及解脫,說佛自在無有量,顯示佛力及神通,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明名無畏,此光照觸恐怖者,非人所持諸毒害,一切皆令疾除滅。
能於眾生施無畏,遇有惱害皆勸止,拯濟厄難孤窮者,以是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明名安隱,此光能照疾病者,令除一切諸苦痛,悉得正定三昧樂。
施以良藥救眾患,妙寶延命香塗體,酥油乳蜜充飲食,以是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明名見佛,此光覺悟將歿者,令隨憶念見如來,命終得生其淨國。
見有臨終勸念佛,又示尊像令瞻敬,俾於佛所深歸仰,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明名樂法,此光能覺一切眾,令於正法常欣樂,聽聞演說及書寫。
法欲盡時能演說,令求法者意充滿,於法愛樂勤修行,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明名妙音,此光開悟諸菩薩,能令三界所有聲,聞者皆是如來音。
以大音聲稱讚佛,及施鈴鐸諸音樂,普使世間聞佛音,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名施甘露,此光開悟一切眾,令捨一切放逸行,具足修習諸功德。
說有為法非安隱,無量苦惱悉充遍,恒樂稱揚寂滅樂,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明名最勝,此光開悟一切眾,令於佛所普聽聞,戒定智慧增上法。
常樂稱揚一切佛,勝戒勝定殊勝慧,如是為求無上道,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明名寶嚴,此光能覺一切眾,令得寶藏無窮盡,以此供養諸如來。
以諸種種上妙寶,奉施於佛及佛塔,亦以惠施諸貧乏,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明名香嚴,此光能覺一切眾,令其聞者悅可意,決定當成佛功德。
人天妙香以塗地,供養一切最勝王,亦以造塔及佛像,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名雜莊嚴,寶幢幡蓋無央數,焚香散華奏眾樂,城邑內外皆充滿。
本以微妙妓樂音,眾香妙華幢蓋等,種種莊嚴供養佛,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明名嚴潔,令地平坦猶如掌,莊嚴佛塔及其處,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明名大雲,能起香雲雨香水,以水灑塔及庭院,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明名嚴具,令裸形者得上服,嚴身妙物而為施,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明名上味,能令飢者獲美食,種種珍饌而為施,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明名大財,令貧乏者獲寶藏,以無盡物施三寶,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名眼清淨,能令盲者見眾色,以燈施佛及佛塔,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名耳清淨,能令聾者悉善聽,鼓樂娛佛及佛塔,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名鼻清淨,昔未聞香皆得聞,以香施佛及佛塔,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名舌清淨,能以美音稱讚佛,永除粗惡不善語,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名身清淨,諸根缺者令具足,以身禮佛及佛塔,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名意清淨,令失心者得正念,修行三昧悉自在,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名色清淨,令見難思諸佛色,以眾妙色莊嚴塔,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名聲清淨,令知聲性本空寂,觀聲緣起如穀響,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名香清淨,令諸臭穢悉香潔,香水洗塔菩提樹,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名味清淨,能除一切味中毒,恆供佛僧及父母,是故得成此光明。
又放光名觸清淨,能令惡觸皆柔軟,戈鋋劍戟從空雨,皆令變作妙華鬘。
以昔曾於道路中,塗香散華布衣服,迎送如來令蹈上,是故今獲光如是。
又放光名法清淨,能令一切諸毛孔,悉演妙法不思議,眾生聽者咸欣悟。
因緣所生無有生,諸佛法身非是身,法性常住如虛空,以說其義光如是。
如是等比光明門,如恒河沙無限數,悉從大仙毛孔出,一一作業各差別。
如一毛孔所放光,無量無數如恒沙,一切毛孔悉亦然,此是大仙三昧力。
如其本行所得光,隨彼宿緣同行者,今放光明故如是,此是大仙智自在。
往昔同修於福業,及有愛樂能隨喜,見其所作亦復然,彼於此光咸得見。
若有自修眾福業,供養諸佛無央數,於佛功德常願求,是此光明所開覺。
譬如生盲不見日,非為無日出世間,諸有目者悉明見,各隨所務修其業。
大士光明亦如是,有智慧者皆悉見,凡夫邪信劣解人,於此光明莫能睹。
摩尼宮殿及輦乘,妙寶靈香以塗瑩,有福德者自然備,非無德者所能處。
大士光明亦如是,有深智者咸照觸,邪信劣解凡愚人,無有能見此光明。
若有聞此光差別,能生清淨深信解,永斷一切諸疑網,速成無上功德幢。
有勝三昧能出現,眷屬莊嚴皆自在,一切十方諸國土,佛子眾會無倫匹。
有妙蓮華光莊嚴,量等三千大千界,其身端坐悉充滿,是此三昧神通力。
復有十剎微塵數,妙好蓮華所圍繞,諸佛子眾於中坐,住此三昧威神力。
宿世成就善因緣,具足修行佛功德,此等眾生繞菩薩,悉共合掌觀無厭。
譬如明月在星中,菩薩處眾亦復然,大士所行法如是,入此三昧威神力。
如於一方所示現,諸佛子眾共圍繞,一切方中悉如是,住此三昧威神力。
有勝三昧名方網,菩薩住此廣開示,一切方中普現身,或現入定或從出。
或於東方入正定,而於西方從定出;或於西方入正定,而於東方從定出;
或於餘方入正定,而於餘方從定出。如是入出遍十方,是名菩薩三昧力。
盡於東方諸國土,所有如來無數量,悉現其前普親近,住於三昧寂不動。
而於西方諸世界,一切諸佛如來所,皆現從於三昧起,廣修無量諸供養。
盡於西方諸國土,所有如來無數量,悉現其前普親近,住於三昧寂不動。
而於東方諸世界,一切諸佛如來所,皆現從於三昧起,廣修無量諸供養。
如是十方諸世界,菩薩悉入無有餘,或現三昧寂不動,或現恭敬供養佛。
於眼根中入正定,於色塵中從定出,示現色性不思議,一切天人莫能知。
於色塵中入正定,於眼起定心不亂,說眼無生無有起,性空寂滅無所作。
於耳根中入正定,於聲塵中從定出,分別一切語言音,諸天世人莫能知。
於聲塵中入正定,於耳起定心不亂,說耳無生無有起,性空寂滅無所作。
於鼻根中入正定,於香塵中從定出,普得一切上妙香,諸天世人莫能知。
於香塵中入正定,於鼻起定心不亂,說鼻無生無有起,性空寂滅無所作。
於舌根中入正定,於味塵中從定出,普得一切諸上味,諸天世人莫能知。
於味塵中入正定,於舌起定心不亂,說舌無生無有起,性空寂滅無所作。
於身根中入正定,於觸塵中從定出,善能分別一切觸,諸天世人莫能知。
於觸塵中入正定,於身起定心不亂,說身無生無有起,性空寂滅無所作。
於意根中入正定,於法塵中從定出,分別一切諸法相,諸天世人莫能知。
於法塵中入正定,從意起定心不亂,說意無生無有起,性空寂滅無所作。
童子身中入正定,壯年身中從定出,壯年身中入正定,老年身中從定出;
老年身中入正定,善女身中從定出;善女身中入正定,善男身中從定出;
善男身中入正定,比丘尼身從定出;比丘尼身入正定,比丘身中從定出;
比丘身中入正定,學無學身從定出;學無學身入正定,辟支佛身從定出;
辟支佛身入正定,現如來身從定出;於如來身入正定,諸天身中從定出;
諸天身中入正定,大龍身中從定出;大龍身中入正定,夜叉身中從定出;
夜叉身中入正定,鬼神身中從定出;鬼神身中入正定,一毛孔中從定出;
一毛孔中入正定,一切毛孔從定出;一切毛孔入正定,一毛端頭從定出;
一毛端頭入正定,一微塵中從定出;一微塵中入正定,一切塵中從定出;
一切塵中入正定,金剛地中從定出;金剛地中入正定,摩尼樹上從定出;
摩尼樹上入正定,佛光明中從定出;佛光明中入正定,於河海中從定出;
於河海中入正定,於火大中從定出;於火大中入正定,於風起定心不亂;
於風大中入正定,於地大中從定出;於地大中入正定,於天宮殿從定出;
於天宮殿入正定,於空起定心不亂。
是名無量功德者,三昧自在難思議,十方一切諸如來,於無量劫說不盡。
一切如來咸共說,眾生業報難思議,諸龍變化佛自在,菩薩神力亦難思。
欲以譬喻而顯示,終無有喻能喻此,然諸智慧聰達人,因於譬故解其義。
聲聞心住八解脫,所有變現皆自在,能以一身現多身,復以多身為一身。
於虛空中入火定,行住坐臥悉在空,身上出水身下火,身上出火身下水。
如是皆於一念中,種種自在無邊量。
彼不具足大慈悲,不為眾生求佛道,尚能現此難思事,況大饒益自在力。
譬如日月遊虛空,影像普遍於十方,泉池陂澤器中水,眾寶河海靡不現。
菩薩色像亦復然,十方普現不思議,此皆三昧自在法,唯有如來能證了。
如淨水中四兵像,各各別異無交雜,劍戟弧矢類甚多,鎧冑車輿非一種。
隨其所有相差別,莫不皆於水中現,而水本自無分別,菩薩三昧亦如是。
海中有神名善音,其音普順海眾生,所有語言皆辯了,令彼一切悉歡悅。
彼神具有貪恚痴,猶能善解一切音,況復總持自在力,而不能令眾歡喜!
有一婦人名辯才,父母求天而得生,若有離惡樂真實,入彼身中生妙辯。
彼有貪欲瞋恚痴,猶能隨行與辯才,何況菩薩具智慧,而不能與眾生益!
譬如幻師知幻法,能現種種無量事,須臾示作日月歲,城邑豐饒大安樂。
幻師具有貪恚痴,猶能幻力悅世間,況復禪定解脫力,而不能令眾歡喜!
天阿修羅鬥戰時,修羅敗衄而退走,兵仗車輿及徒旅,一時竄匿莫得見。
彼有貪欲瞋恚痴,尚能變化不思議,況住神通無畏法,云何不能現自在!
釋提桓因有像王,彼知天主欲行時,自化作頭三十二,一一六牙皆具足;
一一牙上七池水,清淨香潔湛然滿;一一清淨池水中,各七蓮華妙嚴飾;
彼諸嚴飾蓮華上,各各有七天玉女,悉善技藝奏眾樂,而與帝釋相娛樂。
彼像或复捨本形,自化其身同諸天,威儀進止悉齊等,有此變現神通力。
彼有貪欲瞋恚痴,尚能現此諸神通,何況具足方便智,而於諸定不自在!
如阿修羅變化身,蹈金剛際海中立,海水至深僅其半,首共須彌正齊等。
彼有貪欲瞋恚痴,尚能現此大神通,況伏魔怨照世燈,而無自在威神力!
天阿修羅共戰時,帝釋神力難思議,隨阿修羅軍眾數,現身等彼而與敵。
諸阿修羅發是念:釋提桓因來向我,必取我身五種縛。由是彼眾悉憂悴。
帝釋現身有千眼,手持金剛出火焰,被甲持杖極威嚴,修羅望見咸退伏。
彼以微小福德力,猶能摧破大怨敵,何況救度一切者,具足功德不自在!
忉利天中有天鼓,從天業報而生得,知諸天眾放逸時,空中自然出此音。
一切五欲悉無常,如水聚沫性虛偽,諸有如夢如陽焰,亦如浮雲水中月。
放逸為怨為苦惱,非甘露道生死徑,若有作諸放逸行,入於死滅大魚口。
世間所有眾苦本,一切聖人皆厭患,五欲功德滅壞性,汝應愛樂真實法。
三十三天聞此音,悉共來升善法堂,帝釋為說微妙法,咸令順寂除貪愛。
彼音無形不可見,猶能利益諸天眾,況隨心樂現色身,而不濟度諸群生!
天阿修羅共鬥時,諸天福德殊勝力,天鼓出音告其眾:汝等宜應勿憂怖!
諸天聞此所告音,悉除憂畏增益力。時阿修羅心震懼,所將兵眾咸退走。
甘露妙定如天鼓,恆出降魔寂靜音,大悲哀愍救一切,普使眾生滅煩惱。
帝釋普應諸天女,九十有二那由他,令彼各各心自謂:天王獨與我娛樂。
如天女中身普應,善法堂內亦如是,能於一念現神通,悉至其前為說法。
帝釋具有貪恚痴,能令眷屬悉歡喜,況大方便神通力,而不能令一切悅!
他化自在六天王,於欲界中得自在,以業惑苦為罥網,系縛一切諸凡夫。
彼有貪欲瞋恚痴,猶於眾生得自在,況具十種自在力,而不能令眾同行!
三千世界大梵王,一切梵天所住處,悉能現身於彼坐,演暢微妙梵音聲。
彼住世間梵道中,禪定神通尚如意,況出世間無有上,於禪解脫不自在!
摩醯首羅智自在,大海龍王降雨時,悉能分別數其滴,於一念中皆辨了。
無量億劫勤修學,得是無上菩提智,云何不於一念中,普知一切眾生心!
眾生業報不思議,為大風力起世間,巨海諸山天宮殿,眾寶光明萬物種。
亦能興雲降大雨,亦能散滅諸雲氣,亦能成熟一切谷,亦能安樂諸群生。
風不能學波羅蜜,亦不學佛諸功德,猶成不可思議事,何況具足諸願者!
男子女人種種聲,一切鳥獸諸音聲,大海川流雷震聲,皆能稱悅眾生意。
況復知聲性如響,逮得無礙妙辯才,普應眾生而說法,而不能令世間喜!
海有希奇殊特法,能為一切平等印,眾生寶物及川流,普悉包容無所拒。
無盡禪定解脫者,為平等印亦如是,福德智慧諸妙行,一切普修無厭足。
大海龍王遊戲時,普於諸處得自在,興雲充遍四天下,其云種種莊嚴色:
第六他化自在天,於彼雲色如真金,化樂天上赤珠色;兜率陀天霜雪色;
夜摩天上琉璃色;三十三天瑪瑙色;四王天上玻璃色;大海水上金剛色;
緊那羅中妙香色;諸龍住處蓮華色;夜叉住處白鵝色;阿修羅中山石色;
鬱單越處金焰色;閻浮提中青寶色;餘二天下雜莊嚴,隨眾所樂而應之。
又復他化自在天,雲中電曜如日光;化樂天上如月光;兜率天上閻浮金;
夜摩天上珂雪色;三十三天金焰色;四王天上眾寶色;大海之中赤珠色;
緊那羅界琉璃色;龍王住處寶藏色;夜叉所住玻璃色;阿修羅中瑪瑙色;
鬱單越境火珠色;閻浮提中帝青色;餘二天下雜莊嚴,如雲色相電亦然。
他化雷震如梵音;化樂天中大鼓音;兜率天上歌唱音;夜摩天上天女音;
於彼三十三天上,如緊那羅種種音;護世四王諸天所,如乾闥婆所出音;
海中兩山相擊聲;緊那羅中簫笛聲;諸龍城中頻伽聲;夜叉住處龍女聲;
阿修羅中天鼓聲;於人道中海潮聲。
他化自在雨妙香,種種雜華為莊嚴;化樂天雨多羅華,曼陀羅華及澤香;
兜率天上雨摩尼,具足種種寶莊嚴,髻中寶珠如月光,上妙衣服真金色;
夜摩中雨幢幡蓋,華鬘塗香妙嚴具,赤真珠色上妙衣,及以種種眾妓樂;
三十三天如意珠,堅黑沈水栴檀香,鬱金雞羅多摩等,妙華香水相雜雨;
護世城中雨美膳,色香味具增長力,亦雨難思眾妙寶,悉是龍王之所作。
又復於彼大海中,霔雨不斷如車軸,复雨無盡大寶藏,亦雨種種莊嚴寶。
緊那羅界雨瓔珞,眾色蓮華衣及寶,婆利師迦末利香,種種樂音皆具足;
諸龍城中雨赤珠;夜叉城內光摩尼;阿修羅中雨兵仗,摧伏一切諸怨敵;
鬱單越中雨瓔珞,亦雨無量上妙華;弗婆瞿耶二天下,悉雨種種莊嚴具;
閻浮提雨清淨水,微細悅澤常應時,長養眾華及果藥,成熟一切諸苗稼。
如是無量妙莊嚴,種種雲電及雷雨,龍王自在悉能作,而身不動無分別。
彼於世界海中住,尚能現此難思力,況入法海具功德,而不能為大神變!
彼諸菩薩解脫門,一切譬喻無能顯,我今以此諸譬喻,略說於其自在力。
第一智慧廣大慧,真實智慧無邊慧,勝慧及以殊勝慧,如是法門今已說。
此法希有甚奇特,若人聞已能忍可,能信能受能讚說,如是所作甚為難。
世間一切諸凡夫,信是法者甚難得,若有勤修清淨福,以昔因力乃能信。
一切世界諸群生,少有欲求聲聞乘,求獨覺者轉復少,趣大乘者甚難遇。
趣大乘者猶為易,能信此法倍更難,況復持誦為人說,如法修行真實解!
有以三千大千界,頂戴一劫身不動,彼之所作未為難,信是法者乃為難。
有以手擎十佛剎,盡於一劫空中住,彼之所作未為難,能信此法乃為難。
十剎塵數眾生所,悉施樂具經一劫,彼之福德未為勝,信此法者為最勝。
十剎塵數如來所,悉皆承事盡一劫,若於此品能誦持,其福最勝過於彼。

時,賢首菩薩說此偈已,十方世界六反震動,魔宮隱蔽,惡道休息。十方諸佛普現其前,各以右手而摩其頂,同聲贊言:“善哉!善哉!快說此法!我等一切悉皆隨喜。”


目錄:大方廣佛華嚴經
上卷 下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