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頁

《金剛經》第四品妙行無住

“復次,須菩提!菩薩於法,應無所住,行於布施,所謂不住色布施,不住聲香味觸法布施。須菩提!菩薩應如是布施,不住於相。何以故?若菩薩不住相布施,其福德不可思量。須菩提!於意雲何?東方虛空可思量不?”

“不也,世尊!”

“須菩提!南西北方四維上下虛空可思量不?”

“不也,世尊!”

“須菩提!菩薩無住相布施,福德亦復如是不可思量。須菩提!菩薩但應如所教住。”

【解讀】《金剛經》、《心經》、《壇經》指開玄中妙,語言文字一旦拋。妙在理明透徹無所依,慧覺靈妙自開。萬縷千思無障礙,諸緣法相任去來。塵世紛飛心自在,業海風波似未來。自然規律本如此,憂心動念非如來。家庭單位一個樣,煩惱快樂也平常。吃飯穿衣睡大覺,行住坐臥自然道。古聖仙佛也如此,聖凡從來無兩樣。和光混俗度天年,背境常把自心觀。塵沙苦海衷不動,燈紅酒綠心本空。無為妙法本無往,無佛無魔無空也無物。無行無住無玄妙,理明透徹明理明心快樂任逍遙。
【解說】佛再對須菩提說:「菩薩於無上正等正覺之法,應該不著相布施。所謂不著相布施,就是要六根清淨,離開色、聲、香、味、觸、法等塵相而布施,也就是施者忘施,受者忘受,並且要忘記所施之物。(如此施空、受空、物空即所謂的『三輪體空』。)須菩提,菩薩應該不住相布施,為什麼呢?因為著相布施,是局於有相;而眾生之相,實在只等於一微塵,即使能因此而獲福也是有限的。若不著相布施,就無相可住,像這樣不住相布施的福德就不可限量了。須菩提!譬如說東方那無邊際的虛空,你可以以心思度量嗎?」須菩提回答說:「不可以。世尊!」佛又說:「須菩提!再與南、西、北四方及上下的虛空那樣毫無邊際,你是否可以用你的心思去度量嗎?」須菩提回答說:「不可以的。世尊!」佛又說:「須菩提!菩薩若能不著相布施,所得的福德也就像虛空這樣的不可限量。須菩提!菩薩應該照我善護念、善咐囑之教,如是降伏妄心,而又不著相布施,常堅守著菩提心。」

原文:金剛般若波羅蜜經
上卷 下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