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頁

《金剛經》第九品一相無相

“須菩提!於意雲何?須陀洹能作是念:'我得須陀洹果'不?”

須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須陀洹名為入流,而無所入,不入色聲香味觸法,是名須陀洹。”

“須菩提!於意雲何?斯陀含能作是念:'我得斯陀含果'不?”

須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斯陀含名一往來,而實無往來,是名斯陀含。”

“須菩提!於意雲何?阿那含能作是念:'我得阿那含果'不?”

須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阿那含名為不來,而實無不來,是名阿那含。”

“須菩提!於意雲何?阿羅漢能作是念,'我得阿羅漢道'不?”

須菩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實無有法名阿羅漢。世尊!若阿羅漢作是念:'我得阿羅漢道',即著我人眾生壽者。世尊!佛說我得無諍三昧,人中最為第一,是第一離欲阿羅漢。我不作是念:'我是離欲阿羅漢'。世尊!我若作是念:'我得阿羅漢道',世尊則不說須菩提是樂阿蘭那行者!以須菩提實無所行,而名須菩提是樂阿蘭那行。”

【解讀】靈源育化分萬靈,萬劫不滅不變更。無相之相靈明體,靈光獨耀永恆明。映物印上無量相,萬法含藏靈明中。應萬變,理萬機,千變萬化一菩提。自性真空有也空,無也空,破相除妄復圓明。一性圓明十方平等,佛、菩薩、圓覺、羅漢都是自性如來果位名。妙智慧功德封果位,功高品蓮祖,佛與眾生靈根是同宗,皇帝百姓肉體同。破自大,破虛名,破妄復真皆平等,都是一個如來心。人造萬物萬種形相都是一個如來心的意識造形。一真起萬妄,人類一切知識學問,都是一個如來心起的萬種理智的碩果,如來一相、包相盡包羅。整個人類建造的物質社會,如來心是總設計師,總設計師無形無相,無生無滅,無始無終,只是真空一靈明。
【解說】佛說:「須菩提,你認為當人在修行須陀洹時,是否要預先思念自己得聲聞初果嗎?」須菩提回答說:「世尊!不會。初得聖果的人,不會起這樣的思念。為什麼呢?因為須陀洹的意思雖稱為入流卻無所入,因其不入色、聲、香、味、觸、法,所以才稱為須陀洹。」佛又說:「須菩提!你認為當人在修行斯陀含,會不會預先思念自己得聲聞第二果呢?」須菩提回答說:「世尊!不會。修行第二聖果的人,不會起這樣的思念。為什麼呢?因為斯陀含的心境,已達於至靜之處,雖然當時的修行還是一生一滅,所以稱之為一往來,實際上已無第二個生滅,心不著生滅之相,所以實無往來。」佛又說:「須菩提!你認為當人在修行阿那含時,會不會預先思念自己已得聲聞第三果呢?」須菩提回答說:「世尊!不會。修行第三聖果的人,不會起這樣的思念。為什麼呢?因為阿那含,心空無我,已斷塵識思惑,六塵四相,一一證空,而無不來之相。所以阿那含意思雖稱為不來,其實是永不來欲界受生的意思。」佛又說:「須菩提!你認為當人在修行阿羅漢時,會不會預先思念自己已得聲聞第四果呢?」須菩提回答說:「世尊!不會。修行第四聖果的人,不會起這樣的思念。為什麼呢?因為阿羅漢已心空相俱滅。既無得道之念,也沒有得果之念,不再感受未來的生死,並不是另外有個實在的自性法,可以稱之為阿羅漢。如果阿羅漢自念得道,即著四相,就不能叫做阿羅漢了。世尊!您曾經這樣說過我:說我遠離一切著相、取相的分別,遠離一切是非,契合真理,已到奧妙之處。在諸弟子中,讚許我為解空第一。是第一個脫盡人我,斷絕此念,離欲的阿羅漢。世尊!我雖蒙師父您如此的稱讚,我確實沒有得了阿羅漢的念頭。世尊!我若有得了阿羅漢的念頭,便是生了妄念,又如何得到六欲皆空的阿羅漢。如果是這樣,您就不會說我是好寂靜的阿蘭那行者,因為我心原無所得,亦無所行,只因本分上一塵不染,以此得名須菩提而已。所以師父您才稱讚我是好寂靜之行者。」

原文:金剛般若波羅蜜經
上卷 下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