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頁

《金剛經》第十品莊嚴淨土

佛告須菩提:“於意雲何?如來昔在燃燈佛所,於法有所得不?”

“不也,世尊!如來在燃燈佛所,於法實無所得。”

“須菩提!於意雲何?菩薩莊嚴佛土不?”

“不也,世尊!何以故?莊嚴佛土者,即非莊嚴,是名莊嚴。”

“是故須菩提!諸菩薩摩訶薩應如是生清淨心,不應住色生心,不應住聲香味觸法生心,應無所住而生其心。須菩提!譬如有人,身如須彌山王,於意雲何?是身為大不?”

須菩提言:“甚大,世尊!何以故?佛說非身,是名大身。”

【解讀】依真立假名,悟真覺徹明。智慧通達真空玄妙理,妙莊嚴一切有為不能通。圓通無二法,前念此念後念、應將有念歸無念,無念之念玄妙自心通。蹈遍十方無處得真法,本有家珍得來毫不費功夫。一塊金,"金"是假性,物質本質無姓名。作個金獅子,假姓假名生。獅子頭尾毛,全是虛假名,萬變不離金,爐火一化破相復真金,"復真金"也是因物生假名,復原本物破除一切虛假名。真空育化天地物,天堂靈霄殿、皇宮教堂寺院、世外桃源自然美景、佛菩薩皇帝才子佳人百姓……都是一個真空生萬幻,無空幻不生,無幻怎知空?空色是一體,無極是空色總合名○。覺觀空色總合無量觀,覺悟至此地,慧通妙莊嚴。語言文字經萬卷,不通妙中玄,復明性能觀,自我如來妙莊嚴。
【解說】佛說:「須菩提!你認為以前我在與然燈佛會晤時,從他那兒有沒有得法呢?」須菩提回答說:「世尊!您在與然燈佛會晤時,是自修自悟,於法實無所得。」佛又說:「須菩提!你認為菩薩發心從事莊嚴佛土,是不是真的有佛土可莊嚴呢?」須菩提回答說:「不是。世尊!為什麼呢?因為你所說的莊嚴,不是形相莊嚴,不過假藉莊嚴之名而已。」佛又說:「就因為如此,須菩提!所以諸菩薩、摩訶薩應該像這樣一心不亂,生清淨心,不可執著在色聲香味觸法之上生意念。否則便受六塵所蒙蔽、所束縛,妄念旋起,怎麼能清淨呢?原來清淨心,本無所住的。須菩提!譬如有人,其身如須彌山王,你認為他的身形是否很大?」須菩提回答說:「非常大。世尊!但是此人身形雖大,不能稱為大身。為什麼呢?因為他的身形再大,也是有生有滅,終受輪迴;而師父您前面說的非相法身,乃是清淨本心,是真法身,此心包廓太虛,周藏法界,無相無住,豈是須彌山所能比量的嗎?這只不過假藉一個名,稱之為大身而已。」

原文:金剛般若波羅蜜經
上卷 下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