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頁

《金剛經》第十八品一體同觀

“須菩提!於意雲何?如來有肉眼不?”

“如是,世尊!如來有肉眼。”

“須菩提!於意雲何?如來有天眼不?”

“如是,世尊!如來有天眼。”

“須菩提!於意雲何?如來有慧眼不?”

“如是,世尊!如來有慧眼。”

“須菩提!於意雲何?如來有法眼不?”

“如是,世尊!如來有法眼。”

“須菩提!於意雲何?如來有佛眼不?”

“如是,世尊!如來有佛眼。”

“須菩提!於意雲何?恒河中所有沙,佛說是沙不?”

“如是,世尊!如來說是沙。”

“須菩提!於意雲何?如一恒河中所有沙,有如是等恒河,是諸恒河所有沙數,佛世界如是,寧為多不?”

“甚多,世尊!”

佛告須菩提:“爾所國土中,所有眾生,若干種心,如來悉知。何以故?如來說:諸心皆為非心,是名為心。所以者何?須菩提!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

【解讀】返本還原歸自然,自心如來入流合於無量真空,同於真空,普照普觀,三界十方天上地下盡包容。人類人人有天賦,立名佛眼通,大無所不包,細無所不舉,天地日月、山川河海、一草一木都映在妙智慧光中,因此立名佛光普照。用物質作比喻,千瓦電燈匯集一萬盞,只是一光的大光明,因光是同一性。無量真空與自如來心真空統一性、同一宗,所以自性覺海萬相盡包容。青青翠竹、鬱鬱黃花是物體,含在如來覺海中。翠竹黃花不是真如,不是般若,以物體顯示般若體無量,明般若體普照盡包容。翠竹黃花並非般若呀!般若是恆空覺性,花草是幻化無常的色相,空色一體○。說般若與黃花一類,非也。眼根通心,軀體器官為心窗。居室的窗,喻室眼,窗不能看,只有掌握窗的人能看。人眼不能看,只有掌握眼的心能看。室窗淨明人能看,眼體晶明心能看。明能顯色物,看是心非眼,稱為視覺,覺性恆而不變,少年看物與老年看物一樣。人老眼花戴鏡復出,人老見物之心永不老化。心注意力不在眼,視而不見;心不在耳,聽而不聞,五眼皆為心觀,叫做一體同觀。破五眼相,复靈根明,即是一體○同觀。即一性圓明十方平等,十方如來同一道○,又是一體同觀○,真空妙中玄,無極真理盡包含。
【解說】佛說:「須菩提!你認為我具有肉眼嗎?」須若提回答說:「是的,世尊!您具有肉眼。」佛說:「須菩提!你認為我具有天眼嗎?」須菩提回答說:「是的,世尊!您具有天眼。」佛說:「須菩提!你認為我具有慧眼嗎?」須菩提回答說:「是的,世尊!您具有慧眼。」佛說:「須菩提!你認為我具有法眼嗎?」須菩提回答說:「是的,世尊!您具有法眼。」佛說:「須菩提!你認為我具有佛眼嗎?」須菩提回答說:「是的,世尊!您具有佛眼。」佛又說:「須菩提!你認為在恒河中所有的沙,我是不是說它是沙呢?」須菩提回答說:「是的,世尊!您說它是沙。」佛說:「那麼,須菩提f如一恒河中所有的沙,如果以其中一粒沙比作一恒河,再以所有恒河中的所有沙,以一粒沙比作一佛世界,你認為這樣的佛世界難道不多嗎?」須菩提回答說:「非常多。世尊!」佛告訴須菩提說:「不必遠說到那麼多的佛世界,就拿你所處的世界來說,所有眾生的心思,隨情而遷,逐境而生,種種心思顛倒妄想,我卻能以清淨的五眼完全看得見,完全知道。為什麼呢?因為所有這些心思,皆是眾生的妄心,並非本性常住的真心,只是假藉一個名,稱之為心罷了。這又為什麼呢?須菩提!常住的真心是寂然不動的,過去的心思不可滯留,現在心思不可執著,未來的心思又不可預期,反觀內照,則三心總不可得。知其不可得,則清淨的般若才會顯出,所謂人心淨而道心生,此方為菩提的真心。」

原文:金剛般若波羅蜜經
上卷 下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