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頁

《金剛經》第二十一品非說所說

“須菩提!汝勿謂如來作是念:'我當有所說法。'莫作是念,何以故?若人言:如來有所說法,即為謗佛,不能解我所說故。須菩提!說法者,無法可說,是名說法。”

爾時,慧命須菩提白佛言:“世尊!頗有眾生,於未來世,聞說是法,生信心不?”

佛言:“須菩提!彼非眾生,非不眾生。何以故?須菩提!眾生眾生者,如來說非眾生,是名眾生。”

【解讀】說因一事起,聞因一事聽,我想到北京,說必實踐通。他心說,我心聽,說聞了然當即空,到京語無踪。佛法了然空,佛義在心明。學科只能向上增,學富五車增不停。佛法句句損,說一明一了一影無踪,持經住法障心靈。觀經不明真佛義,怎印如來心?語言文字不取不捨,實踐覺悟真,真知說不出,說出不真知。語言文字不能實踐佛性空,無法空不通,住法空不明,佛說真空妙,妙在自心中。說妙音,音非妙,聞妙聲,聲不妙。無說無聞妙在中,執法著相負佛心。不覺真空妙,不悟無為真,無為大法靠何樹信心?
【解說】佛說:「須菩提!你不要以為我會作這樣想:『我當為眾生說種種法』,因為我只是機緣相感,隨人悟性,為之指點,未嘗有說法之念頭。你切勿有以為我應當說法的念頭。為什麼呢?如果有人說:『如來有所說法。』他這麼說,即是毀謗佛,是他拘泥於文字,不能了解我所說的道理,才會這麼說。須菩提!所謂說法的意思,不是假於口說就能盡的,佛的真空妙理,原來無法,只不過為眾生解除外邪妄心而說的,使之了悟真性,自證佛理,此乃假藉一個名,稱之為說法而已,實際上我並沒有說法。」那時,須菩提向如來佛稟白說:「世尊!恐怕未來世的諸眾生,聽到這個無法之法,無說之說,不能完全了解,不知能否生信心。」佛回答說:「須菩提!眾生本來各具有佛性,所以說他們非眾生,但他們尚未解脫妄心,所以也不是非眾生。為什麼呢?須菩提!因為眾生之所以為眾生,只是尚未了悟,如果能了悟,即可立地成佛,而非為眾生,現在不過先假借一個眾生之名稱之而已。」

原文:金剛般若波羅蜜經
上卷 下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