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頁

《金剛經》第二十八品不受不貪

“須菩提!若菩薩以滿恒河沙等世界七寶布施;若復有人知一切法無我,得成於忍,此菩薩勝前菩薩所得功德。須菩提!以諸菩薩不受福德故。 ”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雲何菩薩不受福德?”“須菩提!菩薩所作福德,不應貪著,是故說不受福德。”

【解讀】妙覺靈明一真空,如來自性無得無減、無受也無增。受無得,貪無增,不貪不受樂在中,諸緣法相任它去,走不留,來不轟,萬相叢生不入心靈空;幻生幻滅任自了,意要澄清永不清。空化色,色即空,空色同是一真空,無空何生色?無色怎顯空?空色本無礙,執著空色之心障心靈。識透明心理,空色之心是自生,生就生,滅就滅,管他南北與西東。來去自由無為路,要治生滅之心心不明。心不生滅有重賞,賞個江山也不停;心有生滅記大過,加個罪名也不寧。好壞都不聽,只好任心行,行到無行處,心機自然平。自然真佛宗,自然就自如,自如法無生,無生無滅心自明,貪受之心即消融。心了然,法了然,生滅之心有也空,無也空,不執不著不管不顧倒輕鬆。
【解說】佛說:「須菩提!若有菩薩雖以無量世界所有七寶行布施,因其心著於相,所以所得的福德雖多卻有限。如果另有菩薩,心不著於相,知一切法無我,得成無我之忍,以至忍而忘忍,無我始得以完成。如此則後面所說的菩薩,但所得的福德要勝過前面的菩薩多得多了。為什麼呢?須菩提!因為這些菩薩有離相之因,在布施時,就有不受福德的果,因其不受福德的緣故,則所得的福德就無限量了。」須菩提於是問說:「世尊!因果受施是理所當然,為何要說菩薩不受福德呢?」佛告訴他說:「須菩提!菩薩度生布施,本來是行所當行,不應貪求福德才行布施,福德之有或沒有,悉聽自然,所以才說菩薩不受福德。」

原文:金剛般若波羅蜜經
上卷 下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