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頁

西藏度亡經

西藏度亡經〈The Tibetan Book Of The Dead〉藏文 བར་དོ་ཐོས་གྲོལ,又名《度亡經》,又譯為《中陰聞教得度》《中陰聞教得度法》《中陰聞教得度密法》《中陰得度法》《中陰救度密法》《中陰解脫經》《中陰聞教大解脫》《藏密度亡經》《解脫救度密法》,作者為八世紀印度高僧「蓮花生」大師,該書依照佛教義理介紹了人離世後處於中陰階段的演變情形。該階段最長四十九天,然後開始下一期生命。如果有正確方法的引導,靈魂在此期間可以得到解脫、出離輪迴。所以中陰救度的意義非常重要,這也是本書在一千多年來備受重視的原因。偈語:人身難得!此世幸得人身,機會如盲龜遇浮孔。(茫茫大海中,一片木板,中間有一孔。一只瞎了眼的烏龜,每百年浮出水面一次,頭剛好插在木板的孔中。幾率甚微甚微!)萬勿錯過此生!此生錯過真成錯,再得人身是幾時?

中陰救度密法序 (序一)

佛法之在西藏,自我宗喀巴大士降生以來,重整法幢,中興顯密,若事若理,性相互融,信解行證,次第不紊。說者謂整個佛法,皆萃於西藏,非無故也。吾華為佛教先進國,顯法且不論;密法自唐時善無畏,金剛智,不空三藏諸大祖師,先後來中土,弘揚金胎二部,宗風極盛。七祖惠果知法運將衰,授日本沙門空海:五部灌頂大法,及金剛頂經等二百餘卷,載於俱東。嗣後更遭明季之禁制,智炬光沉,菩提道塞,而法統就湮矣!迨乎近頃,密乘稍稍崛起,復興有望,然而門戶主奴之見,或未盡泯也。夫如來一代時教,顯密並行,非可軒輊.顯重理解,密重事修.密非顯,無以探其旨趣;顯非密,無以得其究竟,如車兩輪,缺一且不舉,況行遠耶?!

衲嘗留學西藏,見彼都比丘修學之歷程,一取准於朗忍,朗忍即宗喀大士菩提道次第論也。論以三學為基礎,三士為攝行,次六度,次四攝,次止觀,最後為密乘。既通其業,然後博涉性相等學,故類能泊然於世間之利養,而成就者眾。及返觀內地,旁瞬東瀛,乃不禁有感于藏東兩密,皆後於我國,後來者竟居上,而先進者反多遜色焉。觀化廬張居士蓮菩提,夙具大心,悲智雙運者也。既不以衲為無似,而殷然有所問法,今更于業務餘晷,取達瓦桑杜格西英文本三種,譯成華文,曰中陰救度密法、曰涅槃道大手印瑜伽法要、曰明行道六成就法。之三者,皆藏中無上秘要,且中土未之前譯,而轉譯於佛法未弘之歐西,再轉譯以供獻於我邦人,寧非至可慶倖之事?!

試即此編而探討之,若事若理,即密即顯,圓融無疑,至於瑜伽心法,首重師承,直契本尊,當尋文自知,勿庸辭費雲爾。

中華民國二十五年之十月 釋超一序於無錫圓通寺

中陰救度密法序 (序二)

夫中陰者,正是已離此處,未至彼處,中間所受陰形。又曰中有;中間所有,故名中有。小乘或曰有中陰,或曰無中陰,大乘說不定,何也?

謂極善極惡之人,直至所至,則無中陰,餘皆有之。總之,意識落謝之影子耳!

所謂意成身,或意生身也。據本分而言,離心意識者,蓋離此也。學者果能一念不生,前後際斷,視而不見,聽而不聞,仰之彌高,鑽之彌堅。塵塵爾,刹刹爾,三心不可測。巍巍乎,蕩蕩乎,五眼豈能窺。到這裏,有無不住,聖凡不立,名不得,狀不得,不得不得。諸佛因之而圓證,菩薩因之而起修,祖師因之而悟入,眾生因之而迷倒。妄想幽微,而為正報;妄想堅固,而成國土,沉沒業海,漂流生死,無有了日,籲可憫也!

蓮菩提居士,悲佛道之垂秋,惜大法之陵夷,發菩提心,將此中陰救度密法一書,由西藏流入西洋者,重譯以歸震旦。其書中,從一七、二七,乃至七七,不斷導示,提醒亡者識神,使得著落。究竟不離實相,處處呼令識自本心。離開有喜樂忿怒等觀境,已指示其未在心識以外。時時囑念觀世音,尤相應於無緣大慈悲主,誠哉度亡妙法也!

普願法界有情,發起正信,依而行之,從性起修,全修在性,轉識成智,返妄歸真,同入般若波羅密多門,共證無上正等正覺道,而後可。

中華民國二十五年丙子秋 沙市章華寺淨月謹識

中陰救度密法序 (序三)

原夫一真法界,二儀未彰。清淨本然,固無生佛之別;光明藏海,何有依正之分。此心不覺,三細之見相以立;能所對待,六粗之境界斯成。由是因果連綿,善惡昭揭,致陰陽有數,生滅無停。為萬象之元造,作四生之先機,三界雜還,七趣紛紜。從此是非憎愛,人我冤親。既失平等之念,焉知清淨之心,業海茫茫,相續流轉不息,幽關隱隱,究竟解脫何依?

唯我釋伽世尊、能仁正覺,大慈大悲,救世救人,為此大事因緣以出現於世。權示相好嚴身而設化允宜,觀眾生根有利純,示大教義有頓漸。普令有情,同歸正覺,初中後善,方便無礙多門。有顯有密,歸元總是一路。然而返妄歸真,轉識成智,究竟了脫生死,離苦得樂,求免隔陰之迷,不失本來之面,則藏密中、中陰救度一法,洵徑中徑又徑歟?!梵言補特伽羅,此雲數取諸趣;中陰者,由趣之趣於其中間,某一期之意生幻執有情,亦有列之六趣外者。依密法言,成就菩提,有其三等:上焉者,克期取證;中焉者,命終升登;下焉者,中陰成就。因器利使,各由上師之得悉地者,察知根器,付以相當之修持對治法門。謹依師教如理思修,唯有成功,決無退縮,此之謂即身成佛。淺顯言之,即一生成就之義也。夫在迷有情,輪轉六道者,無非從緣進退,隨業升沉,有感斯應。三彌底部論中所引佛所說偈有雲:“生世樂歡喜、異世樂欣然;作福二處歡,自見其業淨。此世業報盡,來世複應受;陰壞隨業往,更受異陰身”又有雲:“善惡二種業,是業人世造;是業是其物,自捉自隨去。粗陰是惡業,細陰是善行;善惡二俱造,隨捉逐業往。”又有雲:“護根往善道,不護墮惡道。棄舍此人形,受天身具足。”凡此皆勉人於生世舍惡修善,俾獲異生福樂之果道而言。又有雲:“如是正解脫,渡欲淤泥流,智者莫能測,得至無動樂。”此則教人,超凡入聖之道。正解脫者,菩提般若也;無動樂者,摩訶涅槃也。凡夫久滯生死,惟以背覺合塵,所以背覺合塵者,舍離菩提般若,有以致之。而菩提般若,亦豈他人物哉?

懷寶行貧,自失自耳。一旦識心達本,當體知歸,轉識神為妙智,化靈性成光明,則又生死即涅槃,煩惱即菩提,固亦何有待于中陰境者乎?!

孔子雲:“朝聞道夕死可矣!”味哉言也。如其不然,本性未明,業識無主,自不免積月累年,起惑造業,死王驟至,臨終顛倒驚惶,隨妄境以牽流,依罪福而受報。一落中陰,昏迷冥暗,恐怖賓士,如斯苦境,莫可言狀。念念不忘,數定七七,形形相續,質比小兒。震旦度亡,有如繫念幽戒等法,然尚未若此法,可互七七勿輟行之。種種導示,步步提撕,理擅般若,事盡業果,法良意美,利益存亡之能事畢矣。

張蓮菩提居士者,好學深思,尤喜探求秘藏。其能得此藏密法寶流入西洋之英文佳譯,固非彼個人慶倖,實為國中一般佛徒共同之福緣也。惟賴其諳習英文且嫻佛學,由是乃得重譯公佈,法流普及,居士之功,懿歟偉矣!

雖然,得是篇者,須當精勤體認,深刻研究其第一義諦之容有言下未盡者,必如是,方可豁然貫通,打破牢關,不特當下跳出中陰,即聖諦亦不為矣!

圓覺經雲:“幻身滅故,幻心亦滅;幻心滅故,幻塵亦滅;幻塵滅故,幻滅亦滅;幻滅滅故,非幻不滅。”於此不滅之道,離四句,絕百非,亡能所,無對待,正好安身立命。傳雲:“學問之道無他,求其放心而已。”其然,豈其然乎?合掌偈頌雲:

中陰之道,顯密要關,凝冰溶水,體無兩般。
澈悟本源,此心而安,隨緣自在,前三後三。

章華本一幻談 丙子晚秋 中陰救度密法 西藏度亡經 序 02

中陰救度密法序 (序四)

中陰救度,吾國無其名而行其實,不知若干年矣!無論貴賤,無論貧富,每遇親屬逝世,例有超度之舉。或者狃于習慣,虛應故事;或者發於真誠,實耗鉅款。不明切要之方,遂渺救度之效,可憐哉!間有因作法者加持,追薦者精誠,兼以逝者業識清淨,或能感應,然亦僅矣!觀化廬主人張君新譯中陰救度密法一書,系美國伊文思溫慈博士受法西藏達瓦喇嘛。翻為英文,據其原書緒論,藏方成就喇嘛,以定力驗得七七中陰境界,乃愈努力宏揚此法。張君翻為華文,以惠中土,功德之廣,無量無邊,大德緇素,同聲讚歎!或問中陰境界,既系自識所變,何故幻出不可思議之現象?則應之曰:無量劫來,自識所集不可思議之妄想,不知凡幾?!除昏迷而受生者不計外,若欲超出輪回,此等業識,安有不生障作祟之理?!不有修持,識何由清?不有懺悔,識何由淨?由戒定慧,去貪嗔癡,因果不虛,勿墮惡趣,瑜伽行人,應共勉之!

民國二十五年丙子季秋江陵鄧繼詮謹序

中陰救度密法序 (序五)

釋迦世尊,以一大事因緣,出現於世。大事者何?即救度眾生超出生死苦海是也!世人皆貪生畏死,獨不知畏生,不知有生即有死,生即死之根苗,所以生閉環,輪轉不已也。世尊憐之,以佛眼觀察眾生之死此生彼,前身後身,中間脫離屍體。再往投胎之陰形,特指名曰中陰身,俾世人懍然於中陰道之險窄,及早回頭。知投生之可畏,則了脫生死,自有其道,此誠無緣之大慈悲也。俱舍論雲:“欲界中陰之身量,如小兒五六歲,諸根明利,依於倒心。雖住遠方,然由業力所起之眼根,能見生處父母之交會,而起倒心。若為男,則緣母而起男欲;若為女,則緣父而起女欲。自然投入母胎而受生。”彼中陰本身,初不自知為投胎,所謂倒心也。各宗經教,教人返妄歸真,度脫生死,即令死後不受中陰,直超極樂國土耳。但吾人方死或死後,對於中陰身之救度法,則我國所譯經論中,尚未之詳,惟西藏密教中有之。此書已流傳于英國牛津大學,且有譯本。張蓮菩提金剛正居士,憐此大法,震旦未傳,亟為移譯。餘受而讀之,覺其曆敘中陰初期中期後期之情狀,歷歷如繪,令人警悚。而其救度方法,至詳至悉,又令人欣喜讚歎,知此中陰險窄之途,有可出之道,且可由金剛同志,他力救度之,此誠度世之慈航寶筏也。顧西藏密教,其甚深部,所觀佛像,每作雙身,此書中救度時所現之像亦然,淺學者每多懷疑,以為欲除生死,首在斷欲,何故反現雙身?甚至有加以譭謗者。而不知此正我佛之大慈大悲,成就眾生苦心也!圓覺經雲:“一切眾生,皆因淫欲而正性命。當知輪回,愛為根本。”眾生既念念不離男女之欲,中陰之投胎亦然。故佛亦現雙身,俾得舍凡間之父母,而投入佛之懷抱也。否則佛之法身,遍一切處,無像可見;即丈六金身,亦應眾生之心量而變現者,更何有雙身哉?!吾恐讀此書者,以凡情推測聖境,故附及之。

丙子季秋蔣維喬法名顯覺敘於因是齋

中陰救度密法序 (序六)

觀無量壽佛經雲:“諸佛如來是法界身,入一切眾生心想中。是故汝等心想佛時,是心即是三十二相、八十隨形好,是心作佛,是心是佛。”由今思之,此即瑜伽法也。瑜伽者,相應義,相應有五:一與境相應,二與行相應,三與理相應,四與果相應,五與機相應。此中顯宗多取理相應,密宗多取行相應。行者以身口意三密,繫念本尊,與本尊之三密相應,謂之瑜伽三密。夫三界唯心,萬法唯識,本佛法之總綱。所以者何?以一切世出世間,但唯有識,無別界。今依於第六意識之抉擇,舍染歸淨,而起觀行,熏習賴耶。淨薰增一分,即染薰減一分,此為佛法修持轉識之定例,而無或移也。妙定居士,近由英文轉譯藏密三種:一中陰救度法,二涅槃道大手印瑜伽法,三明行道六成就法。洵屬彼中無上翻譯典,其名則未之前聞,其法則至奇至正,其理則一準諸唯識。生佛不一異,自他不一異,乃至心境不一異,一多不一異,一真法界,即於中現。如取衣珠,絕非高談理論,說食數寶。而如理如量,真實受用,惟在人之自為耳,不寧唯是。第一種七七中陰境界,現種種相,歷歷如繪,語語蹈實。吾人於此最後一息告終之頃,倘不幸而修習未成,進退失據,遂覺茫茫泉路,長劫沉淪。一向無確切救濟之策,殊不知藏中早有此巴多脫卓之大法在也。按其實際,仍屬唯識上事,三界唯心之理,豈非益足徵信矣乎!樹銘根鈍障深,對於此編,不克發其深切之知見,只覺以前所知者,大類盲人摸象,今此則坐窗所見,一隙微明。下劣者若此,上根當何如耶?!又複應知:密嚴於顯,首在師承,一一法均須上師教授,行某法須有某種證驗,以及儀軌等等,皆有定程,非可漫為,為亦無益,或且得咎。譬之牛乳養生,固無疑義,用違其宜,可變毒藥,此非牛乳過,不善用之過也;密不如法,亦複如是。惟願有緣善信遇斯法寶,幸毋忽諸。

錫山皈依三寶弟子張樹銘和南敬序

中陰救度密法序 (序七)

舉世茫茫,誰知究竟;浮生夢夢難了業緣。以故生則憂疑震警,五性煩惱;死更張惶漂渺,六道沉淪,此皆未明中陰之故也。中陰者,依世俗解,可簡稱為精魄神魂靈識之作用;依佛法言,則如俱舍論瑜伽師地論等,有許多說明,均屬顯教理論,亦即玄微奧妙,不易透澈。其在密法,則有中陰成就之妙道,屬於無上瑜伽部。夫密法失傳中士久矣,東瀛雖曾間接求得吾國唐時印度大師善無畏金剛智不空諸三藏傳來之胎金餘緒,而其全部瑜伽及無上瑜伽諸密,由蓮花生燃燈智諸大士自印度整個傳入西藏者,直到最近數年,始漸發明於世。如此一部中陰根本教法,不圖竟先得流入西洋,西洋久以物質文明自負一時,而現亦竟有如溫慈博士其人,不惟能學大乘佛法,且更進而能求學無上醍醐之密乘;豈其賢哲亦漸省知形下之學,誠不足以求真實之安樂美善,於今日之世界人生乎?!然亦何幸得有如張妙定居士,既深研于藏密,又素諳習英文,一部醍醐妙法,賴其重譯之力,始光震旦。俾人人一讀而能瞭解中陰大事,明白生死原則,揭示妙諦,指點迷津。其最妙尤在無論已否入密之人,聞此妙法,皆有得度之機,居士之功不在達瓦喇嘛及溫慈博士下也。又所謂:“無上甚深微妙法,百千萬劫難遭遇”者,此書足以當之矣!

中華民國二十五年季秋之吉佛弟子漢陽李卓茂於沙市

中陰救度密法 西藏度亡經 序 03

中陰救度密法序 (序八)

夫器世間不能免離成住壞空之常途,有情世間不能免離生老病死之定例。故眾生無不欲生,而未能免死,蓋有生必有死也。我佛慈悲,開示八萬四千法蘊,以超越輪回、解脫生死為指歸,而于人中廣為宣說,勿求人天福報,吾國所譯經論中,已詳言之矣!惟於度亡之道,則尚未有專經。世俗以壽生血盆太陽太陰眼光灶神胎骨分珠妙沙等偽經報答死者,是以死者為已入地獄,或已為餓鬼,藥不對症,從有仁人孝子,無裨死者于萬一,是誠大可哀憐也!中陰救度,無上乘中,有多種密法。死者靈識,在此時期,昏迷複清醒,清醒又昏迷,救之之道,端在其清醒之際,如法指導,且在使其數數清醒,而勿令長久昏迷,俾多得指導之機會。菩提學會,現已從藏文譯述其法,只以密法限於戒律,須有師承,未經如法灌頂,不得妄授,雖付刊印,未敢流通。今閱張居士所重譯中陰救度法,我佛救濟群倫之醒醐妙寶,乃亦見於歐西文字之中,佛法不可思議,於斯益信也!張居士願有人能取藏文原本更校治之,使臻美善,此誠本會之責也,請以此為息壤。

丙子秋 臨海屈映光序於上海菩提學會

蓮菩提謹附贅白:

屈大開士此序文,為已排妥前面諸序後所收到,故雖為與本編極關切之一序,反而居殿。但可留餘地,便贅瑣談,祈以非侮為幸。按本書英文本中,正文之下附注極多。全書共有二百六十餘面,除纂述者伊文思博士自弁言一首圖像說明數頁,及另一巫綽夫約翰博士,取此書與印度教之瑜伽等比論、一篇長序文外,伊博士于正文以前,尚有一極長之緒論。正文以後,更有極長之餘論。其緒論內容目次如下:(一)巴多脫卓法之重要,(二)表法原文作符號說,(三)中陰七七之奧義,(四)五大地水火風空根本五大之密教義,(五)正智略解,(六)西藏葬送儀,(七)中陰境界略說,(八)中陰現相之心理說,(九)冥判說,(十)轉生說,(十一)宇宙觀,(十二)根本教義之提綱,(十三)本書手鈔原本述要,(十四)巴多脫卓法之源流,(十五)本書之英譯及纂集。其餘論內容目如下:(一)瑜伽學說,(二)丹特羅學略論,(三)曼特羅即真言學略論,(四)上師與弟子及灌頂攝受略說,(五)實相說,(六)南北兩傳之佛教及與基督教之比較,(七)中世紀基督教之冥判說。

以上緒論餘論及其開首弁序等文,占本書大半之篇幅,極具精采,且十九皆為學密乘尤其學藏密者必讀之文字。雖其用意在極力介紹正知見於西洋學者,然敢謂其中亦甚多為吾東洋佛非佛徒尚未及知或不免誤解之處。即以文藝論,亦斐然一偉大著作品。蓮菩提牽於俗緣,且須修學有定課,世出世學,根底又極劣,今惟勉譯是法之正文而已,然甚盼國中大德,如菩提學會中不乏通習藏英文之學者,對於本法,或即取此原書英文本,全部譯出,或取他種藏文刻本,譯成巨帙,使無上醍醐之中陰妙法,放大光明於中土,且不致令吾華對於彼早應與吾人連體之密教典乘,反落他人之後,似亦當務之急者。又此書譯英之達瓦喇嘛,先為英國駐藏政治官覓聘作譯人,後為英政府招致任印度喀耳克塔大學之藏文總教授,英藏賴以多所溝通,已有年所。反觀吾國,絕未聞有設藏文科目于何者之大學,此而如再不疾起直追,迎頭趕上,區區之愚,誠恐藏方之向我,障礙滋多,而大好邊陲,前途黯淡,在此不在彼,則又豈非吾國朝野上下所當共同注意者耶!

中陰救度密法重譯述緣

夫三界如火宅,眾生沒在苦,我能仁世尊,以一大事因緣,出興於世。其一大事因緣者,最簡單言之,無非拯拔群倫,出穢若愚迷之輪回生死,登常樂我淨之涅槃智岸。已既利濟,還當同樣利濟他人而已。教自天竺。金口圓宣,初固無何大小等乘之分別也。洎自雙林息照,結集分流--

執拘於業力之片面理事者,有如今之南傳教;誇大于般若之玄深高調者,有如今之東行教;獨其晚成於西藏之北傳一脈,則小大融通,有如我宗喀巴祖師之菩提道次第廣論所弘明者。近歲以來,世漸明藏傳佛教之博大精深,醇正完備,匪特東洋,即在歐西甚不乏佛徒中志士學人,舍漢日南洋大小諸宗,而砥礪研求於西藏佛教之經律論密者,豈無故哉?!

蓋藏傳佛教,歸納所謂小大諸乘為下中上三士之整個菩提道,而一梯以階之。經緯于性相中觀華嚴等以為學之基,而趣求四級密乘乃至無上瑜伽以克行之證.其步伐組織,理論實踐,實超越于南東二傳遠甚也。當慨乎吾國自晚宋以降,舉凡文化宗教,乃至科哲,所以委靡不振者,有三大病根:一喜自貢高,二故步自封,三因循苟且。既好護已之短,又拒受人之長。如今日紛紛毀礙于至極健全之藏密者,未事研究,輒妄譏其為鬼神教,或指為帶有藏地舊時之笨教成分。及印度晚出之丹特羅,不知丹特羅乃冒襲密乘瑜伽而變相,正同我國偷竊禪法初門之道流,如謂吾國佛源於道何其謬乎?!

至謂藏密含有類似笨之事相,則彼極少分事相,早已化體易性;猶之佛初亦化納婆羅門首領事火迦葉師徒輩,豈得因此謂佛教帶有婆羅門色彩乎?

況藏密之與笨,佛之與婆羅門,至今仍各別其道。史實事實,皎然在也。如曰鬼神,則唐時善無畏及不空等弘來之密法,非早即有鬼神乎?!

今扶桑之東台兩密,尚只作修等部,至多不過瑜伽,固亦有鬼有神;我國水陸焰口之夾雜密,亦有鬼神。彼不明乎各各顏色,多手多面,乃至雙身等等事相之表法意義者,徒因未研究密部典籍耳!

豈不知吾國密典殘缺,今不及日本,即其當初,亦根本不及藏傳之富乎!?

至或不滿於藏方普通鮮持南無阿彌陀佛六字洪名,而特盛行嗡嘛呢唄咪吽六字大明,則因未讀大乘莊嚴寶王經,而不知此六字陀羅尼之要妙功能,甚不可與彼六字佛號妄為軒輊分別也。蓮菩提亦渴欲生阿彌陀佛淨土者之一,然于一心不亂及念佛是誰,彼彼境界及面目,自嗟業深障重,實尚未能得、未能見也。惟堪信正如我之尚未能得、尚未能見者,似亦不無極大多數。此而既尚未能得、尚未能見,是否可遂高枕而操生西之左券;或大言不慚,學舌於一千七百公案,明達者自思之,況每讀定不定業之經論傳著,乃至眼見耳聞於七眾老小之伸腿閉目,而無人敢為之入往生傳者,比比皆是。則可與我灑同情之淚者,想亦有大多數其人也。

嗚呼!人死後不能說話,嬰生時只管嬌啼。然則一切芸芸眾類,攘攘熙熙,到了將死不死之時,真正死了以後、或其死而又生之間,究竟如何景況?如何經過?瑜伽師地論中,雖有一大篇唯識法相的中有說法,但無有如此書中所述極盡周詳,為之澈底提拔之辦法。且此種辦法,就其理論,至極成立;就其實踐,則據譯傳此書之達哇喇嘛,口述于其纂集之受法弟子伊博士。而博士敘入原書緒論中所雲,藏方固有喇嘛成就者,以定力驗得七七中陰境界,而後愈努力於本法之宏揚,則此書即名之中陰曆程指南,亦無不可也。惟此中結穴處,仍不外於三界唯心萬法唯識的兩句總話頭。此兩句總話頭,何嘗不舉整個佛法,包攝而無餘,且由作密進至於修密、再進至於瑜伽、乃至於無上瑜伽,愈深造而愈切全此兩句。即如此書中所引大圓滿與大手印兩大無上瑜伽法者,無非講究生死涅槃不一不異者,然決非空談。乃亦有特別辦法與把握者,豈同說說罷了,未得為得、未證為證者乎?故若並未純習於此種特別無上之辦法,且確切得有把握者,切忌口開河,說甚有相三密、無相三密,捫住眼睛哄鼻子,自寬自解,且自欺欺人、自害害人,逞利口於生死涅槃、猶如昨夢一派的漂亮風頭話,以為本盡的辦法,原來如此,而小之、少之、淺之、易之,乃至或如上述之三大病根,深自固閉而拒之、疑之,甚至毀之、礙之。此則釋尊復活,龍樹再來,亦無辦法者矣!

蓋本書所言於上述兩法,修習有成者,可無須乎此法雲。其最著重,乃在有成者之成字,成即成就之省文。成就者,即已修習功成,確得把握之也。金纓珞要門,引歷代祖師上師,關於大手印之傳承法語頌中,有一龍樹上師(此諸歷代祖上師之一,非龍樹菩薩,應知)之頌曰:

未達,不可行于達者行,如鄙劣人,觸犯國王位;
達者,不可行未達者行,猶如大象,陷墜淤泥中。

依大手印立場言之,龍樹上師此頌之意,為達者勸勉,著眼處在後兩句;但此頌亦可以之交警達者未達者,則尤當著眼前兩句。大象陷泥,尚無性命之憂;鄙人犯王,幾何能保其首領?此則敢敬告讀此書者也,嗟乎!彼歐西形下唯物之邦,後吾幾三千年方得聞大乘佛法者,乃竟先有此醍醐妙寶,出現彼中。而吾震旦,方擁美號,為釋尊教統中,三嫡支之優者,今始從彼,轉輸而得之,亦未免慚且愧矣!惟蓮菩提自顧愚蒙,世出世學,均極下劣,顯密聖教,未窺塵毫。而不自量力,冒昧從事,重譯於此之似易實難,似淺實深,一部大法。區區鄙懷,亦不過以其有亟宜提供于吾國佛化界之必要耳。世之達者,倘能細心取原書,更治譯之,使臻美善,曷欣盛歟!

中華民國第一乙亥丙子重譯草成張蓮提金剛正時客于荊沙

獲此法本于中陰救度密法有大因緣

如要修習仍請覓求上師傳授灌頂方為如法

中陰救度密法 西藏度亡經 上卷 001

各種《西藏度亡經》

中陰救度密法中陰救度密法 上卷

藏文原名“巴多脫卓”英文譯本名“西藏度亡法”

前西藏喇嘛格西達哇桑杜英文遺譯從學弟子美國伊文思溫慈博士纂集印行于英國牛津大學,震旦觀化廬三密弟子張蓮菩提重譯華言

皈敬偈:

皈命法界體性尊   其光無量不可思
無上圓滿報化尊   蓮部金剛喜怒部
我蓮華生大導師   一切有情攝護主
歷代上師及三寶   我今至心皈命禮

凡夫之人,報盡命終,將入已入,中陰境界。有上妙法,使之聽聞,即得救度,是名中陰救度密法。法有三分:初序言,次正述,後結述。

初 序言

密乘中有種種法,教令行人,于人世間,修菩提道,死後乃得超越中陰,直趣涅槃。行人生時,依上師教,如法修習。有上等成就者,命終自得救度;生時修習未得成就,臨命終頃,但當專念于昔所修習,亦得救度;即普通曾聞密法之人,臨終如此,亦易得度。惟因業力所障使,而有未能者,則於此際本來真空實相當前之時,須安祥忍耐,諦聽于此從聞得度之無上妙法。
密乘中又有觀察死狀自度之法:行人臨命終時,先自觀察其將死狀況次第來前、一一畢現時,即當專心致志,如法入觀,即自度矣!若此者,自無須乎此書之所云云。其有未能自度,或不免於業力牽使及障礙者,則此上妙要法,不得不請由他人讀誦之,使能由聞得度。有時死者之屍,不在其處,則為讀誦之人,可據坐于死者生時習慣所常用之椅座床榻等,如法讀誦。須先作觀,召使死者之靈識,來前諦聽。斯時死者親屬人等,切忌哭泣嘈鬧,徒為無益反礙作法故。

若死者之屍,在於其處,則其呼吸將欲不繼,即當請由其傳法上師,或其宿昔親近之金剛弟兄,或其親近摯愛之眷屬親友堪任者,引唇附近死者之耳,但勿貼近之,而為此“巴多脫卓”之讀誦。“巴多”意雲中陰,‘脫卓’意名‘聞度’,合言之即由聞得度于中陰也。

次 正述

若力能備廣大供養,即當如法敬備,以供養三寶;如力未能者,可稱力備辦,當一一作觀,觀其化為無量上妙之供。於是如下依次舉誦各祈願偈:

一 請諸佛菩薩普加被偈
二 祈求護免中陰險難偈
三 六種中陰境界警策偈
四 護免中陰恐怖總願偈

上之四偈,附本書之附編中。藏地度亡作法之喇嘛皆熟讀能背誦,每誦七遍或三遍,依時間長促為定。念畢諸偈,即依下述種種,逐步逐日,為此巴多脫卓之念誦。

此巴多脫卓法,總分三步:第一步–於將欲命終而尚未命終之際,作法使之入實相光明觀;第二步–命終已後,中陰現前,作法導示提醒靈識使之趣入實相光明;第三步–既已深入中陰,上勝能度脫之機會已過,妄心熾然又複求生,作法導示其靈識令醒悟補救,即生亦導示其如何避下劣而上勝,有閉胎擇胎入胎等法。本書上卷詳第一二兩步,下卷專述第三步及結述分。


相關:西藏生死書 十二因緣
下載:西藏度亡經上卷(PDF) 西藏度亡經下卷(PDF)
網站:彿音電台 經文讀誦

索 引: